倏与忽碰着混沌

山海经里的故事:倏与忽碰着混沌,一起玩耍,混沌待客热情,三神相处融洽。倏与忽见混沌没有七窍,浑浑沌沌,随帮它开窍。每天开一窍,到了第七天,还剩一窍,混沌就死了。俗语说七窍开了六窍,一窍不通,是以讹传讹,其实意思是困苦开窍始,天性纯良的人,开了窍之后,无法适应,一死了之。 老庄的自然人,无为,无不为,与天地融一体 (而不是孔孟的敬天地,尊礼法)。

问题是:开的是哪几个窍?倏与忽为什么有七窍而无碍?混沌想开七窍吗?

爱人回家了

KK 和QQ回奶奶家两个星期,目前一个星期,忽然觉得过了一年一样,度日如年是这样的感觉,生命不能承受的轻。头一两天,听见车轮碾过小巷,错觉要去开门,早起算计要做什么晚餐,却发现其实不用。垃圾要自己扔,水果要自己洗。可以想多辣做多辣,却没有生灶火的兴趣。

幸好mindhunter出了第二季,一天看完,却觉得没趣了。天色昏暗,心里也觉得昏暗。每天争取去跑跑步,三公里是个坎儿,跑过去一次五公里,剩下都到了两公里伴,就劝劝自己,妥妥放弃。

周六早晨天昏地暗,大雨倾盆,擦干了漏进来的水,觉得这样狂风暴雨的氛围还好,胜过艳阳高照,可以什么也不做。

如果没有家人,剩下的只是无边无际的工作,时间过得那么慢,夜晚那么长,喜欢的东西那么少。。。

political

经过一些事,我觉得自己越来越political了,喋喋不休的那种。QQ又是厌烦political 的。记之。

发酵

有时候会想吃发酵的东西,酸面包、酸萝卜、米酒醪糟、酸豆角、水豆豉、酸辣子鸡杂,甚至想起久远的其实只吃过一次的坛子肉,玉米酢。我十多岁,妈妈四十多岁,正是我此时的年纪,勤劳地在厨房里实验新的味道。我这些潜伏的味蕾记忆,在阴雨天一个人面对一张大桌子,想念着。

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最近做米酒,酒曲不好了吧,做了只有酸味,但是有米香。过滤了可以做菜用。买了很辣的泰国小尖椒,做成剁辣子,放了豆豉,也满有味道,就是很辣很胀气。买了很多书, 让普通的日子,有节日的气氛,一个个彩色的包裹雨天抵达,满地希望。

情绪发酵起来,需要出口。

看日语能慢慢完全看懂。两个进步的过程:1)用频率字典记单词。一定要单词顺口成章。2)用喜欢的书或者网站做延伸阅读,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读懂。看的是津端夫妇的记录,看做青梅酱油的食谱,有大部分看懂了。

昨天帮kk做他的埃及项目。小家伙耐得住,大人熬不住。用地图做背景是个挺不错的注意。但是我们都没有夸他。

QQ说,不要给自己贴标签。是啊。只是。我是相信实力的。看不到自己的实力。 应该如何?

Cozy Corner

早上QQ赖床,我和kk 自己出去cozy corner早餐。我们带上书,带上钱,走在青晨八点段的路上,有鸟叫,有遛狗的人。

QQ从Devon附近的小道穿出来,穿着条纹衫,胡子拉碴。我俩看到他,就拉着手一起走。我说,爸爸是不是太矮了,拉着手怪不舒服。

在cozy corner满是人。在窗边的booth坐下,看得见等公车的人,和五金店的时钟。

QQ吃猪肉土豆锅, carnitas skillet,我吃greek omelet, KK吃strawberry cre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