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t means to walk away from an interview

新闻里看到大总统又扯下麦克,终止采访。问到装窃听器的事。他当然知道什么目的,就反问,然后人家就坚持,然后他就毛了,特意很有礼貌那样谢谢好几次,离场。

想起他年轻的时候被萨沙cohen采访,也是中断了,半嘲讽半厌憎地离场。对比chomsky的同样滑稽的采访,老先生特别有风度,哪里有火,胸怀若水,玩笑话一一化解。接触了学术外的观众,让知识衍生出去。

什么是胸怀,什么是大气。

如果只用世俗的标准,所谓硬汉的标准,辨别不了孰高孰低。

但是,都是向死而生。有限的光年里,快乐知识乐趣友爱友好--这些更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