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饭菜

周日。照例做康康的三陪。出去玩儿之余,康康伤心欲绝地说, ‘ baby 吃饭饭!baby  hungry!” 真的那么饿的哦。就去湖边一个叫royal cafe  的埃塞俄比亚人开的小咖啡屋兼小饭馆吃午饭。店家自诩是煮的是咖啡豆鼻祖的埃塞俄比亚的原产咖啡,别人一小杯打税下来两刀多,他一杯一刀,要是在店里喝,还可以免费续一次。半年多来,店好像稳定下来,回头客很多。店老板娘非常有风度,总是彬彬有礼,像家人一样问长问短。

康康要的牛奶和香蕉蛋糕 (4刀)。强的店家密制辣炖羊肉 (10刀),用那种长得像牛肚子似的褐色的酸发酵面饼裹着吃。我的则是四平八稳的熏肉三明治 (7刀)。一顿下来,加税和小费28刀,所说是很好了,总觉得有些不值。回家里来,想着家里做这些的话,总是10元到头。就想到自己小时候家里很少下馆子,就是这个原因吧。同样的东西,性价比差得太远。

于是,回家准备晚餐的料。用慢烧锅炖黄豆鲫鱼红肉椒,放很多瓣蒜和两个柠檬的汁。另用杂料做了个所谓的“下饭菜”,把香菇丁,自己泡的酸萝卜丁,青椒丁,莲花白丁,玉米丁,总之冰箱能做丁的都拉来做了壮丁,次拉兹拉炒好了,酱油拌了,在那儿放着,晚上吃。 把饭也定时蒸上,至少这接下来三个小时可以不用管家务了。

想起小时候吃的下饭菜。很奇特的有爸爸常爱做的干黄豆炒鸡蛋。和干辣椒炒蒜子。都是自创的菜吧。那还是在四川的时候。没啥新鲜菜的时候,从坛子里舀出一杯黄豆,不记得要不要泡了,就在锅里炒熟,加放了盐的蛋液刺拉一下,炒炒就出锅了。黄豆的干香耐嚼,还有那时候的土鸡蛋醇厚,反正是吃出一口咬肌来。

那干辣椒炒蒜子有点自创吧。都是配菜的,互相配成全彼此,都成了主料。好像是火旺爆炒,飘香飘香,很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