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和回答

提问-回答这样的语言结构可能是禅佛游戏、参禅、比武的方式。记得小时候看动画片《聪明的一休》,记得里面常有人忽然正襟危坐,朝一休小和尚发难—“提问!” 一休即赶紧肃然端坐,“回答!” 于是一场脑力过招就开始了。

这几天有空看胡兰成的《禅是一枝花》。不知谁说胡兰成的文章几近妖,说得挺到位。他的《中国文学史话》和 《禅是一枝花》里常有奇言险语,发常人所未思。不过东一榔头西一棒,逻辑特别混,有点儿像《武林外传》里那个错点鸳鸯谱的算命先生,逮着个形、气、神,反着说正着说,能把全世界解释了。能做得个禅、易的说书先生,不过觉得他有点儿太过“我的山河我做主”了,像文人版的东方不败。

不过文字常常很有趣,看东西也自有他的道理。 《禅是一枝花》九十三页,题为《赵州大萝卜》,说起一桩公案,引文是:“僧问赵州: “承问和尚亲见南泉,是否?” 州云:“镇州出大萝卜头。”

禅自有禅机了。作者把回答问题的方法分为三,分别与《诗经》中的 “兴”、“赋”、‘比”相对照。沿着着问题回答,问啥答啥,是 “赋”, 跟做文章似的,文对题。“比”呢,就是打比方,天花乱坠地说,让问的人明白。这两种算跟在问题的后边的跟屁虫,问题要什么就给什么,只是给的方式稍微不同。 “兴” 的说法,在胡兰成这里算首发了,作者言这公案里赵州就是 “兴”的回答方式,说啥 “大萝卜”,这样的答法发在问题之前的 (或者,我想,应该是在问题之外的,人家问东,你不答东,甚至不说西,只看看天,说,明天要小雨;或者,‘吃了吗?没吃回家吃去吧。”) 照作者说,这才是文采所在,摇曳生姿,像国画,贵在留白。

挺有意思。这可能还不是那种有意回避的、顾左右而言它的答问方式,而是更主动洞察, 早就看出问问题的人意图,便说了个看似不相关的,不过可以用“relevance theory” 或 ‘Grice’s Cooperative Principle” 解释的,任何问答都有相关性,不答或答非所问正是一种答案,要从其人其事其情场来理会相关性。

康康一岁半了,就爱玩这顾左右而言它的把戏。他害羞,还不敢主动和陌生人说话,不过心里喜欢。在常去的咖啡屋,每每有人过来和他打招呼,他想和人家说话来着,又不敢,就假装漠视人如空气,人一跟他打招呼问他的名儿,他就转身指窗外的狗狗,定神很认真的样子,回过头来,人家已经要走了,他就朝人家的背影挥手手。 人家要是转身回来又和他招手,他就倏然又转身,指窗外经过的车车。等到安全了才回过身来朝空气打招呼。就是在作‘兴’ 呢。

胡在这段文后说起禅和佛的区别, “禅僧倒是像小孩,一岁半到三岁的男孩。佛没有小孩气,禅宗的小孩气是黄老的。而佛是像十五六岁人的端正。”(95)。 比方确是很好。三岁前的小孩还没有“明明德”,一切都是天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