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生日

康康的两岁生日已经过一个月了,一直没有功夫发照片。生日是爸爸妈妈在家里给他过,幼儿园再给他过。康康知道自己生日,猛指着自己。

康康现在俨然是个大孩子了。有时候冷不丁看他,是那样又好看又神气,就想起八个月前还在踉踉跄跄的走路,还只知道用手指想要的东西,现在都会跟妈妈说,“放这里。” (叫妈妈不要打扰他玩,把牛奶放在地板上他身边的地方就好了); 或者在爸爸取笑他的时候,很不屑地用手像拂苍蝇那样拂开爸爸,说,“no, daddy.” (意思是,爸爸你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 还会叫爸爸的名字,大声地喊,“陈家强!” 还会跟妈妈讨价还价,把一个小食指放在空中,讨好地说,“just one?” ( “再多看一本书?” “再玩儿一会儿?” “再多吃一口冰淇淋?”

还会自己主动去 “time out”, 知道做错事了,跑到门背后角落里站好,笑嘻嘻的往外面看。

知道幼儿园班上每个小朋友的名字,睡觉前都和妈妈讲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妈妈带蒙带猜地知道了,哦,中午吃的是面条,卢克推康康了 (还是康康推卢克了?只会用动词和名词,完全不知道词序的重要性),老师给他换臭臭了,拉了一个好大的臭臭,吃牛奶了,咪咪同学把牛奶弄地上了,挨老师骂了,等等,等等。妈妈照列要问,aaron是个好孩子吗? henry 是个好孩子吗? 康康是个好孩子吗?答案都是毫不犹豫的, ”yes!”

喜欢用 ’的‘字。 还不知道这个是接形容词或状语的,喜欢用来链接主语和谓语,”火车的来了。’ ‘火车的走了。’

有一次妈妈很累了,看他老是纠缠不清的要坐火车,就粗暴地骂他了,他很委屈的流下两颗大眼泪,说 ”no, mommy!”

每天爸爸妈妈去接他,就会听妈妈问,”想妈妈吗?妈妈可想宝宝了.” 他就会很认真的说, “yes!”

说两岁到三岁间的小孩最可爱,他又聪明又懂事了,有全心地爱你信任你。我只希望自己能好一些,担当起这样的信任和爱。

小时候自己过生日,爸爸妈妈总是很多准备。记得一次妈妈用大锅炒很多瓜子花生给我的同学们吃。 爱屋及乌。有自己的小孩才知道,多少年前,妈妈清晨摸黑起来做包子,看我们一次吃五个包子,也是很开心的吧。

火车

1月30日是强的生日。是个星期六。我们随康康爱火车的喜愿,搭火车去北郊叫 戈蓝可(glencoe). 的小镇玩儿。在康眼里,火车好像是个最好的朋友,为他而诞生的。火车离去,都会很伤心地伸手,大声委屈地说,“我的! 我的!” mine! mine! 对于火车把人从A 点载到B点这一功用不可明白,到家一站要下火车了就很气愤,觉得是妈妈故意和他为难。戈蓝可离芝加哥北边只有火车三四站地。在湖边而建,比较小而富饶。 火车都是穿过镇中心,所谓的镇中心在铁路边上,下站不久就是镇图书馆和一些小店面。往北走的铁路在丛林中穿过,想来夏日茵茵时,会别有滋味。 火车站旷无人迹,铁轨总高于两旁的房区,往远处延伸,总给人安宁以致远的感觉,像小时候记忆中溆浦的火车站,火车将带人穿过城镇,穿过原野,去远方,离家乡。给没有梦想的人以梦想。给游子一些希冀。

等火车才发现周末的火车要2个小时一趟。就去附近的 K兄弟咖啡馆小呆。 恰点再出来,康看见火车无比幸福。平时坐的是地铁,这次的是真正双层的火车,跟妈妈说, 是“大火车!”

到戈蓝可下,在路人推荐的”foodstuffs” 餐店吃午餐。是个小食品店,各种精致的餐点和酒水,自助。促销,卖酒赠开酒器,遂随喜。一瓶12圆的法国pinot noir, 一些海产沙拉,炸鸡。康以呼呼大睡,喜得我俩赶紧大嚼。没有小朋友的打扰,又不用付小费,这顿饭吃得俩人微醺微醺。

康自然醒,给他觅了些可吃之物,出到镇图书馆看儿童书。图书馆小而有古风。康康很乖地看完书放到架子上去。无奈认为东西自己碰过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即使放回去了,别人要拿走看,他就分外悲情。 后来干脆拉了一泡大的,带妈妈参观了厕所。

等回程的火车。车站有一百年的历史了。以前人设计用了很多木料,像一团长出来的大蘑菇。旁边有年久弃用的红色电话亭。

祝强的生日快乐,新一年有所感,有所得。  

天比较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