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观光车(船)

在波士顿坐的这个观光车(船)很好玩儿,名字叫“duck” (鸭子),因为这车是军用坦克样的车改装的,旱地上跑车,到水面就变成船了。非常好玩儿。我们的导游兼司机很逗,噱头说自己做了一辈子animal control,上过哈佛,只有做到导游才特别开心了。原来抽烟很凶,用了催眠术来戒烟,结果催眠术让他变成了一只狗,时不时地要吠吠几声。一路开车,讲解街景之余,让全车的人跟他令下学鸭子叫,说 “我一说snoopy dog ,你们就quack quack.” 全车人非常合作,一路上叫了不少,有的时候是对着开车慢的人quack quack,有的时候是对路边的美人,有的时候是跟警察致意。因为这司机导游戴着麦克风,他时不时对着路边的狗吠吠,狗狗真的停下来四处打量,有的胆子小点的狗就吓一跳。

继续上照片

爸爸下面的那首诗很牛吧。好像英文版比中文版更好看流畅有诗意些。难道是先写的英文版?

那个牡蛎太好吃了。13刀六个,嫩得简直不像肉。只能说是凉凉滑滑,可绝对又不是jelly。蘸上辣根,兹溜不见了。我觉得自己比得上猪八戒吃人参果。

海鲜面也是超赞。强的wild mushroom ravioli 给康一个,给我俩,就没剩几个了。

小游波士顿。照片。麻省理工。查尔斯河

强可能比我写得好。所以先贴照片了。我从前是什么样的人了?现在是言语无味面目可憎的。康康回到家,说起幼儿园的一个小朋友的妈妈很funny, silly, 还学她的笑声。妈妈说, 那baby funny 吗 (宝宝你滑稽吗?) 他非常以为然地说, “yes!” 妈妈接着问,那妈妈funny 吗? 康康毫不犹豫地说, “ No! Daddy funny!” 原来妈妈不是个好玩儿的人,爸爸是的。然后妈妈说, ‘那妈妈怎么样呢?” 他说, “妈妈,做dumpling.” 原来妈妈就是个做饺子的欧巴桑。

几天看流氓大亨,觉得老粤剧真是好看,坏人极坏,好人硬朗帅。一家人吵吵嚷嚷吃饭喝汤。那时候的周海媚非常美,温婉。万梓良太是好看。

小游波士顿照片 (哈佛大学)

 
出发前。在飞机场。爷俩吃bagel 叫cream cheese. 小人吃了半个,把cream cheese都吃到了鼻头上。
 

第一天。阴雨连绵。到酒店12点左右。拉密了窗帘两个男生补觉。妈妈连着48个小时不睡觉赶文章,临时抱佛脚。下午出门在附近剑桥街 Cambridge Street 上一个口碑很好的餐点吃鱼。一条街上很多活鱼店,毕竟离海近了。点了一份fish & chips, 一份炸鱿鱼圈。鱼很嫩,汁多肥嫩,不能算特别好吃的东西,只是新鲜。鱿鱼圈倒是很好。住在Cambridge小镇东部,虽说里哈佛很近了,显得比较贫苦的样子,便利店和快餐店比较多,周遭找不到一个咖啡屋。很多葡萄牙的移民后裔,靠勤俭起家。可能是气候适宜,这些区都大量地种玫瑰花树,雨后格外娇嫩。就好像芝加哥这边喜欢种白玉兰一样,一到花期,触目皆是。

第二天早上天特别好。用康康的话说,就是“好多的yellow sun." 我们走着去哈佛,雷人的妈妈忽然发现不知道开会的地点,只好在路边开了电脑看邮件。康康懂事地等着。

标志性的哈佛建筑象征。不过其实是很普通的一座白塔楼。觉得哈佛的校园并不惊艳。

妈妈开了两天会。爸爸真的要赞一个。把康康带得很好。举重若轻。

小孩子在校园里,就是跑跳笑和吃。

   

做了这么个老实巴交的模样。

学校为第二天的毕业典礼临时搭起的帐篷。康康在里面肆意的跑。

对着镜头说茄子。

在有名的”coop“连锁书店里。模样地看了几本书,就轰然大睡了。

校园里有一棵树下有个带屋檐的小红门,是winnie the pooh的家。

多不起眼啊。还是强看见的。

校园里也有儿童游乐场和沙地。等妈妈开会的两天,康康就和爸爸这样玩儿。头一天玩水和沙子把裤子弄湿了。第二天去,一到地方就迅雷不及掩耳地自己把裤子脱了,似乎是怕把裤子又弄湿了。第一天还守住水龙头,做分派水资源的人。刚好一班幼儿园的小朋友来玩儿,老师教小朋友跟康康说“please” 和“thank you." 康康以为自己做得很好。

几百年前刚建校时,学生用的压水机。不过这是个复制品,是1980届学生的赠品。

校园里给小朋友玩的沙地

建校人Harvard 的铜像。闪到了一枚帅哥。

一欧洲旅游电视台来做节目。帅哥美女做解说。

校园南门外热闹的马萨诸塞大街。在红线地铁口。

南校区的baker 图书馆。

 

推爸爸

小游波士顿2

话说康康在剑桥和波士顿,看中的是地铁,轮船和的士。只要在车上,在船上,飞驰入幽深的隧道里,他就高兴了,叹息着, “黑了!黑了!” 就扭过头来对妈妈笑了。 要是堵车不动了,他就, “ move! move!”

就喜欢这么些东西。 见到地铁口就要进。可巧波士顿蛮多地铁口,都明明白白标着个’T” 字母,游人错不来哦,2岁智力的小家伙也错不了,总是哭着要下去坐地铁。 还好现在还比四个月前去赌城的时候懂事些了,听讲道理,跟他说地铁已经没有人了,或者我们刚坐过的,现在去另一个好玩的地方,他就愿意了。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新也念旧。我们中间换过一次酒店,前三晚上在剑桥的假日,后两晚在波士顿商业中心的club quarters,康康不要去新的酒店,只好跟他说旧的 broken 了,坏了,他就很同情地,愿意去新的。

出去玩,看到什么景点,给他指出来,说这是一个大的bridge,桥,转一个角度,又看见这个桥了,他就如获至宝,说“another one!” ”还有一个!”

如今回到家了,他头一天晚上又在自己的床上睡觉, 拉着被子盖住全身,说,“好舒服!”

然后看着墙上的地图,想想,说“ Boston! baby 去过的。”

出门看见飞机飞过,也说,  “airplane! baby坐过的。“

会手舞足蹈地说故事,让妈妈帮他用完整的句子复述,对了,就点头许可, “嗯!” 比如他会说, “叔叔,woof woof”. 讲的是做游览车的导游叔叔像狗狗那样woof woof 地叫! ‘Taxi, 叔叔,  no, no, no. ” 讲的是坐的士的时候, 他把头伸到司机的前舱去了,叔叔通过观后镜说, 不可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