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经过一些事,我觉得自己越来越political了,喋喋不休的那种。QQ又是厌烦political 的。记之。

发酵

有时候会想吃发酵的东西,酸面包、酸萝卜、米酒醪糟、酸豆角、水豆豉、酸辣子鸡杂,甚至想起久远的其实只吃过一次的坛子肉,玉米酢。我十多岁,妈妈四十多岁,正是我此时的年纪,勤劳地在厨房里实验新的味道。我这些潜伏的味蕾记忆,在阴雨天一个人面对一张大桌子,想念着。

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最近做米酒,酒曲不好了吧,做了只有酸味,但是有米香。过滤了可以做菜用。买了很辣的泰国小尖椒,做成剁辣子,放了豆豉,也满有味道,就是很辣很胀气。买了很多书, 让普通的日子,有节日的气氛,一个个彩色的包裹雨天抵达,满地希望。

情绪发酵起来,需要出口。

看日语能慢慢完全看懂。两个进步的过程:1)用频率字典记单词。一定要单词顺口成章。2)用喜欢的书或者网站做延伸阅读,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读懂。看的是津端夫妇的记录,看做青梅酱油的食谱,有大部分看懂了。

昨天帮kk做他的埃及项目。小家伙耐得住,大人熬不住。用地图做背景是个挺不错的注意。但是我们都没有夸他。

QQ说,不要给自己贴标签。是啊。只是。我是相信实力的。看不到自己的实力。 应该如何?

Cozy Corner

早上QQ赖床,我和kk 自己出去cozy corner早餐。我们带上书,带上钱,走在青晨八点段的路上,有鸟叫,有遛狗的人。

QQ从Devon附近的小道穿出来,穿着条纹衫,胡子拉碴。我俩看到他,就拉着手一起走。我说,爸爸是不是太矮了,拉着手怪不舒服。

在cozy corner满是人。在窗边的booth坐下,看得见等公车的人,和五金店的时钟。

QQ吃猪肉土豆锅, carnitas skillet,我吃greek omelet, KK吃strawberry crepe.

Always Be My Maybe

周六早上五点多就醒来,看完了当日的日文单词,想和QQ玩,他睡着的时候理也不理我。遂看网飞上新出的Always Be My Maybe (是不是翻译成“可以永远做我的备胎吗”)

怎么说呢,对于我这样的色控来说,Ali Wong不够娇美,Park不够帅气,童年爱恋的铺垫不够深沉。最后金钱身份地位阶级等都没有解决,以男士愿意为你拎包,女士愿意接受你的平凡,就结束,似乎高中毕业后的16年不需要存在一样。明显是个编出的好莱坞剧本。网飞是新一代的好莱坞,一些新的套路。

不过这两位亚裔演员打破美国对亚裔的刻板印象,一些金句,许多旁敲侧击的讽刺,很有意思。 (不过当今社会,除了足不出户的鼠目之辈,到底谁还有存这样的刻板印象?也许和我不在美国成长有关,并没有太多感受日复一日压抑的种族歧视)。

最大的亮点是背景音乐。Rap起来激情荡漾,真美。

为什么人会喜欢猫眼一般的眼镜?

看两个主角的背景,都是加州大学里学Asian American Studies。是与自己、与世界搏斗,语言是武器。

里面的父母角色是亮点。参照动画片 “包子”里面一口吃掉儿子的妈妈,亚裔对父母的爱的回归也许是新一代亚裔在经济基础好了,上层建筑的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