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芝加哥(2):66号公路

从学校医院看完牙不想坐地铁,走过公路天桥,在杰克逊大街一路东行。不常走的路,碰上些有有趣的景观。 两条街区是Jackson BLVD Historic Site, 杰克逊大街历史景区,大火前保留下来的,19世纪的一些老房子基地。这几条街看着绿荫茂密,街道宽。旁边就是Whitney Young Magnet School.    继续东行则看到老66号公路纪念牌,而后在市区看到了火烈鸟雕塑,在灰黑钢筋的联邦大楼前格外安静醒目有张力。低矮的楼居然是邮政大厅。从前总是走过,没有想到可以往里寄信。火烈鸟是1974年落成,50吨的钢筋,设计师Alexander Calder. 66号公路是1926念建成通车,全程3940公里,从芝加哥湖边(现在的白金汉喷泉)出发,往西南穿越沙漠山谷,伊利诺伊,密苏里,肯萨斯,俄克拉荷马,德克萨斯,新墨西哥,亚利桑那,终结加州的Santa Monica. 母亲之路,西行之路,一路向西,以为是更蓝的远方,更亮的阳光。 route66

 

简单化

从前几年日以继夜,身体心灵都受苦。每日过去,其实能记住的只是那些为自己活的时间,那些眺望日出的,与朋友欢笑的,和家人在一起的。

所谓的能力,是放弃,舍下,温柔,勇敢。以及我没有的,有毅力有兴趣有勇气相信自己,在喜欢之事上将自己的潜力做到极限。 至于教课,唯一的以不同面目出现的梦魇,需要直面。用心去做,用兴趣做指引,用明确的标准和严格温和的要求。教学相长,其实应该如此。

以后的每一天,运动,关心时事,学会做一个新东西,工作上面以时间定量,不熬夜,不晚起。

英式花园房,寿司,葱油饼,味增汤, 甜酒汤圆

喜欢小区的这一家,理想中的英式花园房,尖顶,红砖,美丽的窗棱可以放垂吊怒放的花朵。前院有大树有灌木,最好是丁香桂花之类香的。还有大朵的绣球花,牡丹芍药花。后院更大的树,绿草地,菜地,孩子的玩耍地,烧烤的,酒吧台,荷花塘,美人蕉。梅树桃树柠檬树,鼠尾草九层塔罗勒成片。波罗擦着皮鞋,马普尔小姐织着毛衣。原来我心里觉得美的东西,幼年少时书里读到的家乡里体会到的,二十岁后没有再改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