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利和无题

最近给康康读的有一本是 Berenstein Bears 系列的 Bully, 讲这个小朋友去玩,回来衣服也破了,身上都是土,哇哇的眼泪四奔。爸爸妈妈问怎么回事,小朋友呜咽着说不出来。哥哥说,肯定是给人欺负了,就是给人“bully”了。 bully 这个词不知道中文怎么说才准确,故意欺负人的人,无端暴力,权且叫“布利” 吧。后面故事就是哥哥去找这个布利,问什么欺负妹妹。布利说,怎么着了,就欺负了。逮谁谁。哥哥也不再说了,转身就走。回家,开始给妹妹集训。拿个枕头,贴上布利的画像,教妹妹狠狠地揍。妹妹那个解气啊,把枕头里的鹅毛都揍出来了。然后妹妹又去学校,又给那个布利来无故找茬打她,她一闪身避过一拳,反手一直拳打上布利的鼻子,布利捂着鼻子哇哇哭。老师拎着两个小孩的衣领到校长室记过,两个小孩坐在板凳上,布利还在哇哇地哭,妹妹说,是你先欺负我的。后来是两个人都记过,哥哥来接妹妹回家,相亲相爱的背影,回家了。

也不知道给看康看这样的书他懂不懂,会不会适得其反。他静静地听完第一遍,妈妈说“the end.” 读完了。他说, “more!” 要读第二遍。妈妈趁机问了一下,‘康康幼儿园有没有布利呀?” 康康说, “没有。” 于是又读。快到布利出来那一页,他爬到床的一角,说,“baby scared。” 说自己害怕了。妈妈说,不怕,有布利了,康康就fight back,以牙还牙。像书里那样。

康康就又过来看。看到妹妹解气地打枕头,他拍手称快。看到后面布利的鼻子给打了,妈妈夸张地说,“oh ,that hurts!” (痛死了!) 他哈哈地笑。

然后,妈妈问,康康幼儿园有布利吗?

康康说,乔丹。

讲的是那个叫乔丹的小朋友。这个小朋友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较脾气坏,经常见到他在撒野,把玩具满地摔,老师说他有 “sensory issues” , 感官上的问题,老是咬人,有一次我送康康,到教室里,他冲上来就在我穿短裤的大腿上咬了一口。一圈淤血的牙印。康康有时候回家有些坏动作,比说推人,趁人不备拿手插眼睛,给妈妈怒喝,他立刻就哭了,应该是自己知道那样不对,但因为自己给人试过,也要试一试,找妈妈做靶子。从小老师就说他是个meek 胆小的孩子,有人欺负就躲起来。上这个幼儿园久了,老师小朋友熟悉,都是好朋友多,一直都挺开心的,有抓的咬的磕到的,给人夺玩具的,转眼都忘了,每天下午回家,妈妈问,康康今天开心吗?都是一声响亮的, “yeah!”

康康接着那手指点自己,说,“乔丹欺负这个baby.” baby 指的是他自己。妈妈说,那康康跟老师说呀。

康康说,no. 不跟老师说。(都有点儿急了)

妈妈说,那康康fight back 。

康康说,no ~~~ (真急了。看是不敢的样子。)

妈妈顺手拿一个枕头说,那这个是乔丹,他要欺负你,你怎么办?康康就学书里的妹妹,拳头落在枕头上,每一拳还念叨一句,”乔丹”。

我配合着他,心里隐隐发愁。这可不要过头啊。可是,他那样胆小的孩子,要过头还真不太可能。

晚上睡觉,康康安睡着。我真希望他,至少,会长成一个勇敢开朗的孩子。别的都不重要。

另计:

看阿加莎的自传,说到小孩子在很小的时候,记忆都是感官上的,她自己就记得很美很香的花儿,记着给她的姆妈梳头扎发带玩儿,却不记得大人花很多钱带了去看的戏剧。她觉得小孩子经历过一段“我”和“自我”分离的时候,两岁多左右,小孩子喜欢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仿佛“我” 是一个小朋友,在尝试这个世界,在尝试很多新的东西,这个时候的小孩子,如果碰到困难了,比如说下很高的台阶,害怕担心的时候,喃喃自语,说自己的名字,描述正在做的事情。

就好象康康现在出去玩,看见什么新鲜的东西,都要立刻用讲故事的方式叙述一遍,比如看见消防栓坏了,哗哗地流水,康康停下来,摸一下水,然后跟妈妈说,”今天baby跟妈妈出来玩儿,baby看见一个fire hydrant,broken了。好多水水。”

好象他现在语言能力比较混乱,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也知道自己的局限,想告诉妈妈今天在幼儿园的事情,稀里糊涂一堆单词后,语法完全没法组织,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常常跌跌撞撞说到一半,笑了,就不说了。要是努力说完了,妈妈一个字也没听懂,只好假装听懂了,反正只需要根据他叙事的腔调,选择用同情、惊喜、吃惊、愤怒几个表情就行了,一般都能蒙混过关。

不久,“自我”和“我”重叠了,不再有客观自省的直觉,说什么都是 “我”,我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得到的是生存的必要手段(自我中心),失去的是对“我” 的客观认识。像现在,很多人写博客,记录生活,拍自己脚下的影子,摄录美丽的时刻,其实也是回到最初,想着从一个客观的角度,远远地,疼爱地,迷惑地,来看自己,这个不给自己掌控的躯体。

还是小孩的小事情

据说这康康早上拿妈妈做的早餐在幼儿园显摆的事,已经成习例了。小朋友们9点才吃早饭,吃的都是干粮加牛奶这列的。八点去幼儿园,我总是给康康塞点儿东西,在车上填巴一下。他都要忍着不吃,要 “去幼儿园吃。” 早上给他红豆糯米糕,他拿在手上,路上碰见了同班的好朋友Felix, Felix 给妈妈牵着小手走,直回头叫,“David, fruit, fruit.” 让康康看他手里拿着的水果味软糖。康康好高兴的也显摆他手里的红豆糕给他的好朋友看。一到教室里,妈妈也不管了,直跑到felix那里,两个小朋友相互比划着自己手里的零食。开始了新的一天。他要上2岁半的高级班了,叫红鲭鱼班,老师要开始训练自己上厕所了。不能再用纸尿裤了。
昨天有个店半价促销,我买了两双帆布板鞋。在门边放着,康康来蹲着看妈妈的新鞋子,很同情地说,“妈妈的鞋鞋broken 了,妈妈买新鞋鞋。” 说得妈妈直点头称是,心里有点儿小惭愧。还是康康好,总妈妈往好里头想,可没有小心眼。

康康喜欢的书

小孩子其实蛮好玩的。有什么滑稽的想法,就在他身上实诸起来,还满捧场,满有效的。陪康康看儿童书,有一本书叫’phooey” 的,就是一个无精打采的小朋友,觉得什么都没劲儿,全世界又是小偷,强盗,摔跤,大象,狗追猫,都因为他起先踢的一个罐头,连锁的灾难发生,都乱了套了,他浑然不觉,还在以头撞墙,说这个世界真是没劲透了,不给力透了。一个场景是路上油漆工的油漆泼了,滑倒了烘培屋出来的快递手,派点乱飞,一个派飞上了手持尖头雨伞的路人甲,罩面打来,路人甲一慌神,伞尖狠狠插上了身后胖姑娘的胖屁股上。康康最喜欢这个情节,一看这本书就要翻到这一页先睹为快。康康调皮的时候,妈妈就说,妈妈要拿雨伞戳屁股了,惹得他哈哈笑。

还有一本喜爱的书,叫《哈若德和紫色的蜡笔》。很简洁可爱的笔触。那么一个萌萌的小孩子。康康第一次看的时候,看得哈哈笑,到后来一个情节,就是小朋友画了很多的窗户变成了都市楼群,找不到自己的家了,这个时候康康都要爬到床的角落里,说baby scared! (我害怕了)。真不知道有什么害怕的,可能这万家灯火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的感觉是挺吓人吧。

记几件趣事:

  1. 康康周一上幼儿园,走得比较早,八点钟到,已经有七八个小孩围着桌子坐,吃老师发的苏打饼干。康康手里捏着路上还没有吃完的抹蜂蜜奶酪的全麦面包片,老师说,这么好吃的点心啊。想来,这之后的情节就是小孩子们盯着他,围着他,看着他吃完面包。他心里应该是蛮得意的。结果第二天,妈妈照样做了这样的早餐面包,康康照样在车上吃,忽然想起来什么了,他不吃了,,说,“baby 去幼儿园吃。”果真就手里捏着,不吃。几次看他下意识地往嘴里送,忍住了,还是没吃。捏着到了幼儿园,进屋了,一堆小朋友围过来了。我走了,心里却担心起,要是昨日那得意的一幕,不重演,他会伤心吗?要是面包掉地上或给小朋友抢了,还不得伤心。小孩子还不懂,快乐得意的契机难以重复。
  2. 阳台上的九层塔和罗勒长的不错,常跟楼下依林阿姨说,做菜要用就上来摘。昨天上来摘,妈妈和康康帮忙摘。最后要走了,妈妈又说,这点儿哪儿够,多摘一点儿,就又摘。康康急了,急挡住妈妈的手,说 “够了, 够了!” 把依林和我都逗笑了。这个小气包。敢情是遗传了爸爸。爸爸小时候,奶奶做好了包子要分散给邻居他都是最气的一个。
  3. 早上康康起床了总不肯喝水,就吓唬他,快点儿喝,不喝水肚肚干干的就烂了。康康也没有被吓着,把肚子揉了两下,说,“baby肚肚没有烂了.”
  4. 幼儿园的老师说康康现在starts talking了。就是他开始说话了,还说,他总是悄悄的自己说,怕别人听见笑他。他总是这样害羞。以前学走路的时候也是悄悄地自己在角落里联系,走好了才跑到老师那里显摆。

迟来的小森林

芝加哥周边有很多的forest preserve,就是小森林植被保护区,常常在闹市中一个铁篱笆圈出几十公顷的地,将原来的老植被保护下来,并养殖新植被,也给城中人散步慢跑带小孩子看鸟观察植物的地方。都是免费,且有护理员讲解,逢节假日有篝火。

说是迟来的小森林,是我们竟然从来没去过。这么几年了,开车都经过很多绿茵的地方,并没有发情思要看看。这回动了一下懒骨去了,觉得真的挺好。

夏日植被多的地方总是美的。想来爸爸爱去的怀化的中坡山,松树成荫,空气清新。或者是在海口家南渡江边看渔船,将人带出烦恼地,出到心灵的桃花源。

康康是个多么害羞的小孩子,在树林和杂草中,他也大声地笑和叫。

湖边的画

住的这儿,叫个“罗杰斯公园”的小区,是芝加哥唯一一处海滩没有规划出不许建房的,有很多老公寓楼建在沙滩边上。我们买公寓那时房价很高,后来立马就跨市了,在离我们家不远的海滩边上新翻修的公寓楼,阳台直接望见碧蓝的密西根湖,沙滩上三棵柳树,红色顶的灯塔。绿色的公共网球场。房价二十多万,比我们买的还便宜不少。当然羡慕是不及的。提起这个话题,是因为这里的沙滩边有一长串石块,每年七月份来一次小区绘画竞赛,家庭或个人组织都可以包一块石面,两天时间,绘而化之。

今年不知忙些什么,错过了可看人画画的那个周末。等前两天无意间经过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的画都已旧貌换新颜了,新的画盖住了旧了,又将是日晒风吹雪打又一年,等到来年。

今年的主题是“we art”,art 名词做动词活用,讲的是我们一起来艺术吧。

喜欢这三幅,手机拍下来,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