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烈日暴走

一篇打回来的文章一直在改。春季学期觉得没有时间,老在心里想怎么写,下很多的文献存着,标上 ”要读“的标签。每每哄自己,还有时间。

此去虽不经年,从一月到七月底,也半年过了。虽然现在有很多时间,却举步维艰。我还是每天完全只服侍它,喝很多的铁观音,看着屏幕发呆,来回翻屏,没有耐心。偶尔灵感闪现(或是良心发现?),写下几行字来,让一天的时光没算白磨掉。

还是在写。写到草肚皮了。眼看夏天就要过了。我还是这样,皮包里一个子儿也没有。未来还是让我担忧。

薄荷叶和红茶在暖杯里,到夜了兑一打杯的冰,激淋林地冰化掉一下半,就是很好的提神薄荷红茶。

可是,我已经好久没有熬夜了。每天都带康康睡觉,读很多书。这么一个两岁半的小孩,非常扭,只看火车的书。每天来回对同样六本书,读100遍,他才满足地说,一二三,给出关灯的信号。然后,要在黑暗中看月亮,让妈妈讲坐火车的故事,把他的日常生活编在故事里,比如一个小朋友上幼儿园,做火车,火车走了,小朋友哭,一会儿,火车又来了,小朋友笑,这样的故事。小朋友好骗啊,没有情节的,他却好像在听大片。常常我就很困很困了,他还不肯睡,就恶狠狠地骂他不听话,他就特委屈,“no, mommy!” 就又舍不得骂他了,继续在心里祈祷睡神的到来。等到他10点半一个翻身忽然卡机不动的时候,我也是全身瘫软,动不来哦了。在黑甜香后,是有一个清晨的到来。未来不能计划的吧,只是原谅自己,并尽力过的快乐。

早上一幕都像个轻喜剧:
要早早起床,好洗了澡给小娃子做饭,哄他吃饭,威逼利诱不让他玩小火车,利诱威慑给他穿衣服,连哄带骗洗脸刷牙,拿着两本火车的书许诺在车上读,才肯出门。有时候越忙他就越一直绕着妈妈的脚转悠,唐僧似的要bonnie rabbit 的饼干,一个苍蝇哼呀哼呀哼地,没完没了。

今天晚上试试能不能在康康睡后翻身起来,来个第二春,看看皎洁的月亮,在月光下写几行字。 

对了,浮生烈日暴走,就是今天做的比较雷的事情。强要早上班开会,家里没有牛奶了,我想就送了康康走回去,在whole foods买。带了50刀,要逆走一段,强说没关系,当锻炼身体。听信了怂恿,就去。一路上喝水听语音书,倒好不自在。后来,就是很雷的,购物变心态,50买到剩两毛钱,牛奶,土豆,红薯,啥重好像就捡啥买了,死沉死沉的两大包东西,肩扛不是,手提不是。烈日暴晒,我一路一路蹭啊,往回家路上走。一路上经过的思想斗争有:痛恨陈家强;觉得自己特傻,绿豆点眼界,照沉的东西卖;傻啊,咋不留两块钱做车呢,还是几块钱的时候又往上加了俩茄子,还欣欣自得,50元剩2毛,天才;认真考虑过要不要跟路人讨俩钱,人家不愿意就用西红柿换 (一定不能心软用牛奶换,可是康康每晚铁定要钦点的东东);要不就打电话叫强来接我?不过上班时间来回俩小时接我也太萌了点儿)–等等等等思考,不一而足。

最后还是小学课本中的红军过草地的文章从记忆中冒出来,给予精神支柱,就是看前面的每一棵,说那就是目的地,哄骗自己,终于挪到了家。一个半小时的烈日暴走完美结束。

回来煮了绿豆汤,喝了三杯冰镇绿豆汤,给康康做了绿豆小冰棒,准备了晚餐。才心稍稍平和了。杀人的心也没有了。

穿长袍

星期天带康康去买玩具火车, 妈妈也蹭机拣了一双夏日降价的金色皮鞋。

然后全家在Whole Food买水果,蔬菜, 和盒饭。

收银员是个非洲青年, 低头仔细检查康康穿着外婆手工剪裁的长晃晃的褂子, 很羡
慕表情地逗康康说:  哦, 我也好想有一件这样子的长袍噢!

爸爸问: 为什么不做一件呢?

非洲青年说: 我想做个大商人, 每年有6位数的收入, 然后天天穿长袍。

爸爸问: 干么一定要等到成为大商人呢?

非洲青年说: 我就可以领导潮流了呀! ……你想做一个大商人吗?

妈妈抢答: 他想做一个大商人!!!!!!!

消夏

1. Cold Blueberry Soup 蓝莓冷汤

costco 的方子: 夏天吃凉的汤。三杯水,煮开,放四杯洗净晾干的蓝莓,适量糖和肉桂粉,小火煮十五分钟,时时搅拌。勾芡。放很凉很凉。吃的时候,捞在浅白碗里,入两大勺无糖酸奶,拌拌,在放点肉桂,开吃!—后记:这个汤一定要很凉很凉吃才动人。要是煮的时候没有加糖,吃的时候放有味的酸奶才好吃。康康吃了一大碗。

2. 三杯鲑鱼

夏天有好多九层塔,做什么都好吃。葱姜蒜起锅,煎鱼和豆腐,入生抽 (还要等量的酒和油,不过我没加,也挺好的)。中间放一次九层塔叶子,快出锅了在放一次,就有味有香。—后记:这个三杯的东西,还是合鸡肉好吃。觉得这个鲑鱼来做还是有点儿柴了。鲑鱼可能就配去煎。

3. White wine sangria

白葡萄酒,橙汁,柠檬,青柠,薄荷叶。后记:喝着喝着就没了。 下午做了,一个人工作的时候喝。赶紧溜了个瓶里给强留着,要不然还真是了无痕迹。

走路去买香叶,填两个空的花盆。一路走回来,纸盒子里一盆圆叶子九层塔,一盆尖叶子的越南九层塔,一盆百里香,一盆巧克力薄荷草。一路爆热,流汗如浆,臭叟馊。

吃不完的法式棍儿面包切成小块,一点橄榄油,一些百里香和迷迭香切碎,拌拌,320的烤箱烤到酥脆,就是很好的crouton!

永远25

 

深夜,做活儿实在做不下去的时候,放谭校长的94年演唱会。在电脑屏幕一角放着。看他一如既往的白衬衫花马甲卷头发,唱得汗流,满场跑。说穷则变变则通,没有什么过去去的。后来,他做歌者恋歌浓情30年演唱会时也是喜欢这样衬衫马甲背心的造型,也是满场跑,不过胖了很多,流好多汗。唱更多英文歌。多少年前的世界杯,是他唱的粤语版主题曲《to be #1》。

94年,我们18岁。懒鞋,萝卜裤。羡慕会打桌球的男生女生。抄下歌词,反复地唱。想像着毕业时会和朋友们一起在水边唱《朋友》。现在再看,觉得自己从前真是很喜欢很喜欢谭校长,喜欢他所有的粤语歌,真承得起洒脱。喜欢粤语里的鼻音。每一首歌都连着一种光影和心境,熟悉的旋律响起时,知道字句是什么,只是在心里回旋,没了高歌的冲动,却是想说,希望我们都好,希望每个内地小城镇长大的孩子都记着着打动心的回忆。

天边一颗小星星 海边一颗小星星
或睡或现闪烁不停
似要悄悄告诉这世界
现实实在是幻象你要看始终看不清

(其实,真正应景的歌是那首 “狂呼我空虚,空虚,怒骂是他不对!”然后谭校长说,“再来点儿劲的吧?再劲一点?? ”嗨!

夏日

天气热,就在家里蜗居。看冰箱里剩些什么,炮制些吃的,喝的,一瓶小酒,在阳台上席地坐着瞎聊。要是有大飞机低空飞过,看得见装油箱的翅膀。零星有太阳雨飘过。韭菜一点点长得壮了。辣椒还是如野草,不见花不见果。

馅饼。 周末吃东西总是随缘。康康见着要饿了,就调些馅儿做馅饼。自从听舅舅舅妈留言,用开水烫全麦面粉,软软的很粘手,柔成个模样阖上口放锅里在用手或勺子压成馅饼的样子,倒也方便,吃起来真是绵软香糯,馅和皮都可口。小个子的,康康吃了俩。馅是鸡肉香菇西葫芦胡萝卜粉丝。还吃了一个煮玉米。

薄荷红茶。水煮开,加薄荷叶再小火1分钟,放点儿糖,适口味放红茶包。晾凉了加薄荷和冰块。(这个是私房达人盈盈的谱)

法式棍儿面包切片,菠菜碎和feta奶酪,一些盐和胡椒,做成topping,码在面包片上,烤箱,350度,十分钟左右,吃来是很好吃的早点。

照舅妈舅舅留言做了西葫芦摊蛋饼,切成三角饼的样子,用三明治袋子带出去,饿了康康做午餐吃,很方便,他很喜欢吃,一块一块,妈妈觉得够了,说可别撑着了,他说, “more, last one!”

shrimp ceviche 虾烫一下,入一个柠檬的汁腌。一些盐和胡椒。一把香菜切碎,三个小西红柿切碎,一些墨西哥辣酱,一些西红柿ketchup,一个蒜瓣磨碎。全部拌拌,在冰箱放上一小时以上,吃的时候配 chips,不过配米饭很鲜美。汁是那种自然的酸酸辣辣。 想来,香菜,墨西哥辣椒,西红柿,柠檬或青柠,这些东西要是冰箱常存的话,可以变化出好多可口的菜式来。

美国庆日,长周末,去Wilmette 湖边玩儿。大柳树荫下呆着,烈日寂烈,水中沁冷。沙滩烙脚,芦苇丛疯涨,一些人踩过的芦苇丛的道成了康康的tunnel,穿来穿去。

我想永远如假日。活在当下,没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