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康的terrible twos

前些天康康非常闹,每天早上起来只看见爸爸,不看见妈妈,就气得不行,要使劲地把爸爸退下床,然后自己哭天抢地地滚下床,跑出门去,满房子地找妈妈,看到妈妈了,甚至当妈妈在上大号的时候,也要妈妈抱他,不然就坐在地上闻臭气等妈妈。 有时候妈妈就让他干个活儿啥的,让他把药棉球从一个袋子里装到一个杯子里,干完了,夸他一下。 就高兴一下。结果到了吃早饭的时候,给他做了小玉米蛋糕,特地放了苹果丝,所以比平常的蛋糕软,他手指用力不均匀,拿捏不住,裂了几个地方,就哇地哭起来,痛诉着, “broken! broken!” 好像妈妈故意跟他为难一样, 气死了,把蛋糕捏个粉碎,更加歇斯底里地哭。 还有一次,做了个鸡蛋煎饼,他要吃了,就一定要妈妈“开!”,还使劲做用手开的手势,妈妈直跟他说,这个饼饼就这样吃,怎么开呀? 开哪里呢?” 就是不听,还是要妈妈开饼饼,最后以歇斯底里的哭告终。 这些时候我们一般就忍住气,不理他,他一会儿好了,就抽答答地来找妈妈,也不肯说对不起,也不走,就粘着妈妈,伸出两只小手要抱,隔一会儿妈妈问他,刚才谁哇哇哇呀?他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说“Baby 哇哇哇。”

在幼儿园,小朋友可能也互相掂量自己能欺负别人到什么程度,总有要找康康茬的,康康回来表演,说 “henry—” 然后猛抓自己的脸,意思是说henry是这样抓我的。然后, ‘Jordan—” 然后猛打自己的下巴,意思是Jordan是这样打的。然后, “lukie luke, push!” 说的是luke 推他了。 真不知道这幼儿园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星期一送他去幼儿园,哭得好厉害,下午去接他又好一些。 到了周二就很愿意上幼儿园了。 老师说,他也欺负别人的,只是从来没有回家里跟爸爸妈妈说过,老是显得自己最受别人欺负似的。

其实,总体还是个很乖很聪明的小孩子。 会从一数到十三,会唱字母表歌了,喜欢所有的垃圾车,看到黄色的校车都要认识一下。

重新开始吧

最近总是过得很糊涂,脾气很躁,因为喜欢的事没时间和笃定的心情做,不喜欢做的事情又总是像头上悬的剑,一堆的假想敌。空辜负了这春天。辜负了这棠栎花飘的春天。杏花雨下了,眼里却都是焦虑的光。

不如开始写点东西。不如开始记录喜欢做的事情。每日一录:

  1. 一道好吃的菜肴。
  2. 一份喜欢的声画光电,浮光掠影。
  3. 一份生活的记录,回忆和进行时。
  4. 一篇喜欢的文献。
  5. 一小时的户外运动。

变成了“五个一工程”了?

小孩眼中的世界

1. 语言习得研究里讲到小孩子对词汇的理解和大人有什么样的不同,比如说,小孩子看东西首先是整体的,先学会的是描绘一个东西“很大”。 慢慢才开始表达单方向的延伸,比如说一个东西“很长”,“很高”, 要说一个东西很厚,水很深,这种立体的空间表达,就要再晚一些了。

—–康康现在就特别理解 大和小的区别。比如说:

妈妈从幼儿园接来康康,一路走着去地铁站坐地铁。一路看花花鸟鸟草草。康康一步三张望,实在走得太慢了,妈妈心生一计,说,“康康,跟妈妈race 吧”。 康康眼睛一亮,赶紧开始跑,妈妈假装跟不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康康跑得真快呀,妈妈都跟不上。康康停下来,转回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妈妈,总结说, “too big!” (妈妈又汗)

回家了,在床上和刚从澡盆里出来肉嘟嘟不肯穿衣服的康康跳,唱着barney 电视里的’rainining on the daises, pocket full of poses, ashes, ashes, we all fall down” . 边跳边唱,快乐无比,弹簧床嘎嘎响。妈妈累了,下了床,康康跳了几下,床没有弹力,爸爸问他怎么不跳了,他说自己, “Too small!”

2. 语言习得里还说小孩子对词汇的理解有扩展型的 (把 “爷爷” 当成指所有长胡子的老人), 有缩小型的(认为“doggie” 就是指自己的那只黄色的可爱的毛毛狗)。

—-康康就曾经一度以为所以一段一段相连接的个体就是火车,比如妈妈做了一排糯米球,他叫它们做火车。比如把鞋子一串串摆起来,他也说是火车。

一天拿回他在学校的“artwork”  回来,一团用手摸的绿色墨迹,问他是什么, 他说是, “poopie!” 妈妈赶紧做出臭的样子,康康也赶紧做出臭晕了的模样。

3. 回答问题呢,最不会理解的是选择问句了。有一个问题爸爸妈妈都知道不好,又忍不住要问的,就是 “宝宝,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康康照例都回答, “喜欢爸爸还是妈妈。”

又不知道人称代词 “你” 是什么意思。这样指代的词,多迷惑人呀。康康可不知道 “你” 就是自己呢。所以,当妈妈说, “等等! 妈妈给你拿” 他就会说, “妈妈给你拿。” 当妈妈问,“今天谁又在幼儿园哇哇哇了?” 他都了不起地指自己,说“baby!”

4. 昨天我们去买东西,妈妈指给他看一辆路边的自行车。对话如下:

kang: Bicycle! 妈妈?

妈妈: 妈妈没有bicyle.  康康有吗?

康康: 没有。[立马抬头看妈妈]: 买?

5. 有一次去一个韩国餐馆,照例餐后有粉红的薄荷糖送。康康一定要吃,放到嘴里,一会儿,忽然觉得不妙,哭了说,’辣!” 可不是, 这样的口感,凉凉的和辣辣的,都是一样的啊。

学说话

康康在慢慢的开始学说话了。

一天下班接了康康,在车上。康康看到了路边有人溜两只狗。

康康:【指着】 doggie!

妈妈: 哦,真的哦。有狗狗。

康康:two, two doggie

妈妈:两只狗狗啊。狗狗好玩啊,康康喜欢狗狗吗?

康康:yes!

妈妈: 那妈妈给康康买一只小狗好吗?

康康: Yes! 【考虑了一下】bicycle!

妈妈: 哦。康康想要买自行车] 啊。

康康: yes!

妈妈: 那康康有了自行车跟妈妈一起骑好吗?

【康康露出不懂的样子】

妈妈: 康康跟妈妈 share bicyle 好不好?

【康康认真地想了一下』 “too big!”

妈妈太大了,坐不下。【妈妈汗】

二。

下班了接康康。照例带了一些吃的。

每次接他,他都要在幼儿园逗留半天, 妈妈诱惑康康上车,说,妈妈车上有好吃的东西给康康。

【康康眼睛一亮】说: 东西!go!

【康上车了,赶紧摆出可怜巴巴,急切的样子】说: 妈妈,东西。

【妈妈拿出一个橘子】康康不愿意了: no or-gee!

【妈妈拿出一个香蕉】 康康开始真急了: no  na-na!

妈妈说: 橘子也不要,香蕉也不要,那你要什么啊?

【康康眼泪要出来了】东-西–!! 好吃的东-西!

哦,康康想吃一种叫 东西的东西。妈妈恍然大悟。

慢烧菜谱 【柠檬杏仁鸡】

周四也是比较忙的一天,早出晚归。 这几天天气出奇好,从穿棉袄直接跳到穿短裤。康康定也是感到季节的变化了,不用穿厚长的羽绒服出门,还给他换上了crocs的软凉鞋。他每天早上穿好了外套就高兴地要出门,口里嚷嚷着,“出去玩,出去玩!” 还要兴致勃勃的自己拿门背后的小推车。见爸爸妈妈不让他拿,就想起车上也有一个备用的车车,就赶着要下楼去拿。结果,听说还是要去上幼儿园,就大声地哭起来,非常地委屈,不知道这日复一日年的幼儿园上个没完。只把他强塞进车里,要是路上有扫地车,垃圾车,救护车,消防车,校车,等等的特色车就有了救星,康康被这些车吸引归去,探索地跟妈妈说, “more garbage truck?”  意思是,妈妈,再来一个垃圾车好不好?

照着慢烧锅的菜谱做了个柠檬杏仁鸡,太简单超好吃,下班接了康康近七点到家,炒一个蒜蓉青菜,就热饭热菜可以开吃了。

记下来菜谱

【柠檬杏仁鸡】

料: 两只小鸡 (cornish hen) ; 三个柠檬; thyme  (没有,用bay leaf  代); 杏仁片 (也没有,用花生仁代)
做法: 一个柠檬切片,两瓣蒜的末,每只小鸡肚子里放三片柠檬和蒜末。放小鸡放在慢烧锅里。
另用锅烧溶三勺的黄油,入盐和胡椒适量,入一蒜瓣的末,入一个柠檬的汁,拌均匀,淋在鸡身上。
 一片bay leaf 入锅。撒些花生仁或杏仁片。
好了。低档10个小时。
吃的时候另取新鲜柠檬汁浇肉上。
真的是好吃。非常新鲜的味道,柠檬恰到好处。
可是康康吃了半个鸡腿就不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