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牛肉慢烧

昨天零失败的红酒牛肉慢烧得到强的大赞(头一次),所以记下来。 是慢烧锅自带的菜谱,实在是简单极了,八点出门上班以前,把料弄好,锅里一扔,把电饭煲也一定时,夸几走人,回来热饭热菜,简直不用操心。我要给它们打广告,就说是 “上班族的福星”。

【红酒牛肉慢烧】Beef Bourguignon (就是在《julie and Julia》里隆重出现过的,Julia Child的招牌菜.

  • 两磅 (两斤左右)牛肉(有点肥痕的比较好),切方块。
  • 六条培根,锅里煎脆。脆培根沥出待用。
  • 就着培根煎出的油,炒牛肉,煎到四面黄,肉入锅。
  • 锅里放入一个洋葱切成的丝,一根大胡萝卜切的片,炒到彼此发软,入盐,胡椒,入一小勺面粉 (这是让汤稠),炒香。
  • 入一杯牛肉汤 (我用的鸡汤)或别的高汤,入一个小西红柿切的丁,两瓣蒜的末,一片法国香叶 (bay leaf).
  • 拌匀,倒入牛肉上。
  • 抵挡温,9个小时。
  • 说是要在吃前一小时入一杯红酒和一些炒好的蘑菇,我是用半杯啤酒,直接和肉一起了。 回家了肉都好了,用大火把一点油加蒜末 炒好鲜菇(用混合的枞菌和鲜香菇和平谷好像比较好吃,揉进慢烧锅里的肉里。喜欢稠汤的可以勾芡。
  • 这样浇在饭上,就是超级牛肉盖饭了!bon appétit

康康吃汤泡饭,好喜欢 (啤酒的酒精应该早挥发了,没事)。就是不肯吃肉。

关键词一定是培根 (腊肉也可以的吧)。下次要试试红酒,一定更好吃。

自带的菜谱上还有好多,貌似简单。都可一试。腾出洗菜做饭的时间来陪康康,看电视,没有烟熏火燎,不亦乐乎。

————————————————————————————

前不久下班累了,饿晕头了,车也坏了,就把车放到摩西跟人开的修车行去,走到附近的貌似不错墨西哥店吃饭。强点的炸鱼,我点的炖鸡,吃得疑云丛生,苦笑不得。总之,难吃。只有配送的玉米片和辣蘸料还可以。看到菜单上的墨西哥flan (就是鸡蛋羹样的,不过更浓郁奶香),特别想吃,又不敢再这个店里吃,就回来自己买料做了,非常简单的菜谱,就是卡路里比较多,不过真是太好吃了,香浓甜蜜。

【西班牙 flan】

用的是这个菜谱, 是要先烧白糖到化成流动的caramel焦糖的做蛋羹的底的, 不过太甜了,下次一定要省掉这个步骤。

  •  预热烤箱375 F (175 C) 度。
  • 用大盆碗,三个蛋用打蛋器打匀,入一罐14盎司的浓缩甜奶 (sweetened condensed milk),一罐12盎司的花奶 (evaporated milk), 一勺香草精 (valinna), 匀匀。
  • 如果不用焦糖底的话,就9寸烤盘底抹油,入上面的液体,用锡箔盖住,烤一个小时。
  • 拿出来完全放凉。
  • 吃的时候,倒扣在深口盘里。
  • 我想用几个小号的烤碗会更好些,一人吃一个,样子漂亮。

招人

[Source: www.antarctic-circle.org/advert.htm]

“Men wanted for hazardous journey. Low wages, bitter cold, long hours of complete darkness. Safe return doubtful. Honour and recognition in event of success.”

— <The London Times> Ernest H. Shackleton, 1912/13 ?

史上最牛的100则广告之一,传说是由沙克尔顿爵士于1912至1913年间, 在伦敦时报
上为南极探险项目打的招聘广告。刊登后共收到了5000份的应聘书。大意如下:

“探险队招人: 低工资,严寒,需遭遇长时间的完全黑暗,极有可能不能安全返回家园。
若成功, 将获得荣誉和认可。”

今天的草根创业项目招建内部队伍,提供的前景是更恶劣呢, 还是更诱人呢? : 无工资,需日夜加班,高失败率,成功的话,5年内将获得千万财政回报和人身自由。

2岁生日

康康的两岁生日已经过一个月了,一直没有功夫发照片。生日是爸爸妈妈在家里给他过,幼儿园再给他过。康康知道自己生日,猛指着自己。

康康现在俨然是个大孩子了。有时候冷不丁看他,是那样又好看又神气,就想起八个月前还在踉踉跄跄的走路,还只知道用手指想要的东西,现在都会跟妈妈说,“放这里。” (叫妈妈不要打扰他玩,把牛奶放在地板上他身边的地方就好了); 或者在爸爸取笑他的时候,很不屑地用手像拂苍蝇那样拂开爸爸,说,“no, daddy.” (意思是,爸爸你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 还会叫爸爸的名字,大声地喊,“陈家强!” 还会跟妈妈讨价还价,把一个小食指放在空中,讨好地说,“just one?” ( “再多看一本书?” “再玩儿一会儿?” “再多吃一口冰淇淋?”

还会自己主动去 “time out”, 知道做错事了,跑到门背后角落里站好,笑嘻嘻的往外面看。

知道幼儿园班上每个小朋友的名字,睡觉前都和妈妈讲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妈妈带蒙带猜地知道了,哦,中午吃的是面条,卢克推康康了 (还是康康推卢克了?只会用动词和名词,完全不知道词序的重要性),老师给他换臭臭了,拉了一个好大的臭臭,吃牛奶了,咪咪同学把牛奶弄地上了,挨老师骂了,等等,等等。妈妈照列要问,aaron是个好孩子吗? henry 是个好孩子吗? 康康是个好孩子吗?答案都是毫不犹豫的, ”yes!”

喜欢用 ’的‘字。 还不知道这个是接形容词或状语的,喜欢用来链接主语和谓语,”火车的来了。’ ‘火车的走了。’

有一次妈妈很累了,看他老是纠缠不清的要坐火车,就粗暴地骂他了,他很委屈的流下两颗大眼泪,说 ”no, mommy!”

每天爸爸妈妈去接他,就会听妈妈问,”想妈妈吗?妈妈可想宝宝了.” 他就会很认真的说, “yes!”

说两岁到三岁间的小孩最可爱,他又聪明又懂事了,有全心地爱你信任你。我只希望自己能好一些,担当起这样的信任和爱。

小时候自己过生日,爸爸妈妈总是很多准备。记得一次妈妈用大锅炒很多瓜子花生给我的同学们吃。 爱屋及乌。有自己的小孩才知道,多少年前,妈妈清晨摸黑起来做包子,看我们一次吃五个包子,也是很开心的吧。

春假

一个星期的春假,天气回到冬天,烟囱和窗户摇摇做冻响。灰色的天。所向往的一个无忧无虑的春假永远是下一个。每天无非是东看西看,网上挖几个洞,做几个菜,把一堆该做的事列成一个一个漂亮的单子,却没有心情做起来。 一下子又是周四了。

做了几个菜,买了一把水仙花。

亚特兰大

三月初去亚特兰大开会,本想着康康和强一起去,后来康身体也不太舒服,经济也有点儿紧,就一个人去了。凌晨三点出发,九点左右就到了亚特兰大国际机场。毕竟是经历过奥运会的,机场设施服务路标都很清楚,一句英文不说也能找到地铁口。2块五的地铁票,和芝加哥差不多,不过地铁有如轻轨,比芝加哥的不知好多少倍。地铁口有衬衫马甲的专人导航,事事清楚。毕竟到了美国南方了,招呼陌生人都是用 “honey” ‘Sweetie” 所谓的甜心宝贝蜜糖。

一个人轻装的旅行已经久违了。听着歌,看铁路飞驰。亚特兰大的天气比芝加哥高个十华氏左右,摄氏18度左右。轻轨显示在阳光山谷中行,看到特有的绿树萦绕,不久就进入地下。

开会的地方在闹市的希尔顿酒店。下地铁后,坐上了有生以来角度最大,最长的电梯。至少有三百米,和地面成六十度钝角,有恐高症的人站在这摇摇欲坠的电梯上是不敢往下看的。

出地铁口,就是桃树街peachtree street,走几个接口,转安德鲁杨街,路口是hooters 和 hard rock cafe , 路开始下坡,坡口就是酒店。

去过赌城的酒店,再看别的酒店就觉得太普通一般般了。 房间小气不说,还超贵。

总体感觉,闹市不像闹市,这里大概多是商业中心,人都在办公室呆着呢。外面没有多少人,市中心的停车场竟然5块钱一整天,在芝加哥可是25一小时。 不过,在这里吃到了吃过最好吃的墨西哥菜和中东菜。铁板和橄榄油煎出来的墨西哥青椒特别好吃。

没有带相机,只有手机凑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