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

给康康戴帽子玩,旧货店淘的一顶芝加哥本地一早就关门大吉的老店出的一顶绒礼帽。康戴着要照像,从前不知照像这回事,如今学会规矩地对着镜头站了,还要做怪样,说“cheese!”.
hat1hat2hat3hat4hat5

有人欺负怎么办

早上华氏零下,该是摄氏二三十度下了。不肯戴手套出门,结果从家门口到车门口20步的路冷得康康哭。给他呵气暖了半天才缓过劲来。

到幼儿园,刚好赶上吃早饭,小孩子在圆桌子边团团围坐了,等着分果果。膀大笔粗的小亨利旁边有一个空位,康康喜不颠颠地跑过去要坐下来。早有“恶”名的小亨利一把擎住这空椅子,不让康康坐。康康拉着椅背要拉,拉不动,小亨利虎视眈眈。康康眼睛望向老师求救。老师忙着做早餐,没顾得到。妈妈在旁边发话,叫小朋友们好好相处。老师叫康康过来吃个饼干。康康笑呵呵地跑到老师身边,接过一片小饼干。又跑回去,往空椅子上要坐下来,小亨利一把把手放在椅子上,又不给康康做。康康很犹豫的表情,不知道怎么回答。妈妈走过去,调停。康坐上了椅子。妈妈用中文和他说,以后,康康要坐椅子就自己拿。康好像听懂了那样,点个头。妈妈其实想说的是,有人欺负就反暴力。老师不可能总在那里。妈妈也大部分时间不在身边。学会保护自己。

听力测试

康一岁到21个月之间上幼儿园,生了不少病,耳朵感染发炎是常事,每次要上抗生素才退下去。医生建议做一下听力测试,看是不是耳膜发育正常。双语家庭小孩子的语言发展比单语家庭延迟,但不知是否也和听力有关。两者原因,于是我们约了专家,做听力测试。

九点的测试,八点半要到。八点就出发,平时比较近的路因为下雪全堵上了。康康一路指着外面说,“蛋糕蛋糕”。不知是觉得积雪像蛋糕,还是以往经过一个蛋糕一样的粉红奶油楼房,跟他说是“蛋糕楼”,因此他连着把蛋糕当成了高楼的代称。总是,很是让妈妈迷惑。

做听力测试的是一老一少两美女。很温柔,平和。把我们领进一个两隔间的小屋子里,年长的那位在里屋和仪器互动,年少的那位在外屋和康互动,中间隔玻璃,彼此能看见。

先给康康玩套圈玩具,熟悉环境。测试开始了,父母不能说话。康康在我怀里,感觉他很紧张,心跳得很快。时候年长那位说康很严肃,从头到尾都没有笑。其实,这个测试是无痛有趣的。原理是在右侧角落悬挂的音箱放不同频率,特点,和强度的声音,如果康康听到声音,停下游戏,往声音这边看,墙上同一方位悬挂的击鼓的小兔子就会开始击鼓。康确实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样本,医生说是正常范围内的。

这个测试的方法和语言习得研究里的方法是一样的。同样的击鼓的兔子,同样的把听到的声音和击鼓的兔子联系起来。

其实,科学的东西有时候是一个人的发明,久而久约定俗成,变成了不再被考订,认为自然的东西。

昨日第一场雪。今日第二场。浮雪。康去年的雪没有记忆。今年算第一次看到雪。好奇。用手捧来给妈妈看。

昨日看 电影defiance.二战犹太人真实事件改编的。很有意思。死里逃生的犹太兄弟做游击战,救得2000余犹太人,坚持到二战结束,兄弟移民至纽约,开货运公司,一辈子籍籍无名,从未回顾这段历史,让世人知道自己是曾经的英雄。好像对这对兄弟来说,他们不过是在特定的时後做该做的事情。只是,什么是‘该”?无人有定义。照edward wilson的说法,人和所有社会性的动物体系,如蚂蚁王国,是一样的,是利己利他的社会互动,是原始的,优胜劣汰自然选择基础上的本能,这种本能从中国历史上角度来说,好像是“性本善”(没有恶的因素,因为恶最终是不利他不利己不能达到平衡共处的)。

冬天喝热酒,红酒加肉桂,丁香,干杏,红糖,小火加热一时辰,不可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