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

san-jian-lou1997年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的《三剑楼随笔》封面设计颇古,浅豆绿斑驳的纸面,书名行书竖写,右上角淡淡几笔白描勾出一个老人坐在竹椅上,手捧茶盅,似在讲古。

书中多讲典故,五十年代的报纸副刊似乎比较现在有内容,书人博古通今,对读者也很尊重,看不出作者很强的个性,更多的是掌故信息和一些个人见解。到了蔡澜亦舒这一辈,是要走个性为上的,时语出惊人,展示另类生活态度,以此娱人。当时常出现的话题 (围棋,奇棋布阵,吴清源,诗词画,历史掌故),现在已很少在副刊上出现了。是网络代替了传统媒体的原因,还是中国千年来俗雅文化的结合在大跃进和文革后结束?三人中还是金庸写得漂亮、轻松、好看。

记录一下喜欢的书中提到对联的地方:

一. 清华大学新生考,陈寅恪给国文一科出题对对联,上联是:孙行者。好对子有:胡适之;祖冲之。

二 广东何淡如擅做怪联,如 “有酒不妨邀月饮;无钱那得食云吞” “公门桃李争荣日;法国荷兰比利时。”

三 阮元为杭州贡院题的:下笔千言,正槐子黄时,桂花香里;出门一笑,看西湖月满,东浙潮来。” 前联想起怀化一中的桂树;后句想起自己十年前在清华考完GRE出门骑上自行车上了白颐路四顾茫然的心情。

四。讲起一个谜语,很有趣。无边落木萧萧下—谜底是曰 (六朝时,东晋之后是宋齐梁陈,齐梁皇帝皆姓萧,繁体的陳无边落木了可不是个曰字。古人猜谜是传统,红楼梦中的那些射覆游戏现在看起来都特别难。简化字以后,像‘无边落木萧萧下’这样的谜面可就找不到谜底了。
zheng-banqiao-duilian

一歲半了

好久没给康康写字了。他17个月了,开始长很多的心眼,知道好玩儿的东西都在哪儿,知道怎样妈妈是真的生气了,怎样只是在又气又好笑。

周一到周四上托儿所,他从出门到看见车,都是呜咽着的,上了车就闷闷不乐地不出声。下午去接他,见他也还可以,指东指西,和老师说再见。

周末那三天都带他出去玩,常常有人逗他说话,他原来装作人家是空气,眼睛看远远的地方,没有一点儿表情。人家走后他就朝空气中的背影挥手,好像这样才可以安全地做一个有礼貌的小孩子。现在人家不跟他说话他都冲人家招小手,说嗨, 送气音 h 还发不出来,听起来就是个’爱‘。

会指自己的五官,也不知道怎么学会的,并没有刻意地教他,最正确指的是耳朵,一问他鼻子在哪儿,就呼呼地从鼻子里吹气,好像以前教他擤鼻子那样。一说眉毛就长长地伸手过来摸妈妈的眉毛。

没有教过他“bubble” 【泡泡】这个字。昨天去步行街逛,有人卖那种吹肥皂气泡的塑料圈圈。招揽顾客,吹好多大泡泡,大声说着” bubbles! bubbles”. 康康就像小鱼吐泡泡那样说起bubble来。 “ bu-bble! bu-bble!” 两个音节他稚嫩的嗓音发出来特别可爱,像阳光下肥皂泡上的五彩霓光。

晚上出门常给他指路灯,说灯灯,灯灯。他就说 兜兜,兜兜。

吃饭妈妈不许他扔饭在地上,扔了就打他的手臂。做出很凶的样子。他就假装抓了饭菜要往地上扔的样子,又不扔,看妈妈的反应,和爸爸一起乐得赫赫的。

会跑了,小腿像小鹿一样飞奔,我们叫他作草上飞。草上飞经常在飞奔的途中跌倒,四肢扑地,要是爸爸妈妈在附近,就嗷嗷的哭,圆眼睛变成含泪的三角眼。要是不在,就自己楞会儿神,又爬起来飞奔。

在小公园玩儿,要是有小女孩子亲他,会一路回家的时候都抿着嘴乐,见妈妈仔细看他,就笑得不好意思那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