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记一岁生日

康康二月二十七日的生日,那一天是周五,他中午去看医生,脱光光给放在秤上,哭得眼泪鼻涕,颤颤巍巍在秤上伸出手去向妈妈求援,想妈妈抱,又觉得自己不稳,又赶紧趴下。量了身长体重和头围,给抱起,遂觉得平安。 还是个‘矮炮’,百分之十的身高,百分之五十的体重,就是说十个一岁娃娃里他中档胖,倒数第二个矮。

因为他不停都流灰黄的鼻涕,很粘很长的那种,让医生看看,查说是耳朵发炎了,开了药。期间因为要看耳朵,还掏了耳聤。他哭到气憋。用他浑身解数扭,无奈被爸爸妈妈死命按住。

下午开始就过生日了。戴上了奶奶给的长命锁,公公婆婆给了红包,一个大奶油蛋糕,点上一支小蜡烛。四个大人围着他,灯关了,只有烛光闪,我们唱生日歌,他好像知道有点儿特别,好奇看我们,灯暗时不言语,蜡烛吹了他大声叫,向着蛋糕吆喝。后来,他吃甜食吃嗨了,原地打圈圈,看自己的手,用手掌大幅度地画圈儿,自己推着吃饭的椅子要走路,吆喝着要全家人看他,觉得自己好骄傲的样子。

写字好慢。发照片吧。 宏文,这些送给你吧,祝你和阿花新婚快乐!

birthday1

还没点蜡烛呢。康看着妈妈,觉得动作奇怪,跟平时不一样。 
birthday2

正襟危坐,不置可否 (公公婆婆在一起过生日哦,比现在热闹好多。)
birthday3

面对诱惑,保持冷静。

 birthday4

很难分清哪儿是手哪儿是蛋糕。

 birthday5

咱换身干净的衣服来运动。公公婆婆看我哦。

birthday6

爸爸说我这样子像烂仔?

birthday7

妈妈又给我换行头了。这回轻装上阵,心花怒放。

 birthday8

叫我干啥? 

 第二天了,Jennifer和James来看康,带了小动物形状的保龄球套装。

他俩刚从在新奥尔良的mardi gras 狂欢节回来,带来了好彩头的彩珠和小斧头。

birthday9

康康带着卖鸭蛋阿姨的红脸蛋接受爱抚。

 birthday10

珠珠哗哗响。
birthday11

有婆婆罩着,咱怕谁?

birthday12

这又吃上了。甜甜的小蛋糕,生怕没有了。

 

birthday13 就是一岁的生日啊。我的闪亮的小星星。

 

 

birthday14

13日去华盛顿开会。累了一天后, 出来觅食。 难得一个人。乔治城山势起伏,红砖红楼,行走间移步换景,一枝白玉兰,几簇迎春花,小巧的喷泉和无数藏在街角的咖啡屋。在martin’s 吃晚饭,刚巧有一个人的单间,原木的桌椅,像火车小间。窗外是黄昏的威斯康辛大街,开始毛毛雨了,人们捷步走。空肚一杯酒就有些微醺,肚饱出来觉得春好,觉得一个人好,有大把的时间,想干啥就干啥。大路往北走的的上坡,经过有名的波拿巴咖啡屋,点了香草冰淇淋的混合咖啡,等时,见三名美丽女子续马丁尼,和英俊的酒吧仔搭话。我想单身真好,有姐妹真好,但是那么多的未可知,那么长的人生,那么多的揣测。继续在上坡的路上走,肚满肠肥。 天渐渐黑下来,酒店渐渐近了。春不春的已经不重要,可以好好躺在被窝里,给康宝宝和他爸爸打电话了。于是乎,一天的会议结束了。一个人的一天也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