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了

身体懒,能躺着不愿坐着,没有说话的念头,所以老也没有来更。宝贝们,要是你刚巧走过,猪你新年快乐。

只有康不愿意闲着。放躺了就挤皱了小鼻子哭,一放竖了就哈即一下活过来,大大地笑,两腿弹簧般地跺。要是在厕所的镜台前,就扑上去拍镜子,嗬嗬地叫,高兴了放声秦腔版吆喝一声。不愿被抱着,要下地玩儿的时候,发起缩骨功,突然全身柔若无骨,抱他的人拿捏不住,给他濨留下了地,重见天日般飞爬向垃圾桶。路过防滑垫子照例要停下来检查一下,翻起垫子看看。四处爬着巡视,还时不时回头看看婆婆或者妈妈有没有跟着。有人跟着他就继续放心大胆地逡巡。

对玩具没有什么兴趣,对家居东西爱不释手。爱去看打印机和电话机。都放得靠近地面,与他的身高比较合适。一次把打印机前门抠开了,露出黑乎乎一堆墨盒。他害怕,呜呜地叫,试探地碰一下,烫手般缩回来,呜呜又叫,又试探地碰下。反复可以弄好久。电话也是,喜欢翻过电话来看背面,看那些奇诡的坑坑洞洞,又害怕又不舍地呜呜地叫,反复地碰。

开始喜欢站高高。手扶床栏杆站着。小心放一只手,觉得稳了就撒开双手,独立几秒站着,脸上是好奇妙好了不起的样子,几秒后一屁股跌倒,愉快地笑。

也会穿着小皮鞋,被妈妈或婆婆扶着腋下在各个房间转悠,会迈步,除了本人很短很小很可笑外,像模像样地像个完整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