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记忆抵抗时间

网人说的。觉得好,遂记下。父母在,常常聊起过去,我为了他们开心,也常常提起小时话题。外婆就有一篓子的话可以说,也可以不说,这么多年来,这些戏剧般的过去,都在她风轻云淡的描写里。希望我老了,和她一样一直心地纯善。

无它。记下流水帐。1. 用电动牙刷刷牙,妈妈好奇看我,说给她也买一个,她说,‘麽得掴子懒。’ 2. 康康最近闹夜,频繁起,我疲惫不堪。看他欢喜了就自己开心,实在累极了骂他一句,事后想想没来由地说他又后悔。楼下五月孕妇上来说夜里太吵,我又没办法,很沮丧。3. 妈妈拿着针线给我们补衣服,补凉台上的布躺椅,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用绿色的线给我的穿旧溶掉的大象衫上的小洞补好。4.周末带外公外婆去市中心,给外公买了皮手套,皮靴,皮带,和毛帽子,为芝加哥既来的寒冬做准备,妈妈死活什么也不肯卖,给我们省钱。去feline’s basement, 可以淘宝,竟给我找到合适的有耳护的铲铲帽给爸爸,极好,爸爸爱不释手。因为这里的东西有打折,本来倔强啥也不肯买的爸爸兴致勃勃让我们买了这些。100块的鞋骗他是五十块,买了下来,我们狡猾地看着他。 康康穿着绿色的HOODIE,看路人看入迷,又小睡了两觉。抗在肩上不动了,原来睡着了,小脸红扑扑的,润润的小嘴微张着。除了给爸爸放上车撞到脑袋痛哭了两声外,都好乖。回到家又自由了一般高声尖叫。 4.周末请朋友来家烧烤,JAMES  和 JENN  看爸爸在给我们录像,特意还跳舞,大家尽欢散。康一直在远远地张望打量,近了就哭,等熟了肯抱了,大家又要散了。看到黄艳艳烤好的红薯,挪着屁股一定要吃,可怜巴巴地使劲向妈妈叫,焦急地看着红薯。只得给他用红薯伴了些水吃汁,他咂咂嘴,好不好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