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苹果

今天全家人去威斯康星的一个叫oriole 的果园摘苹果。是为给外公外婆解闷, 也想看看秋天野外的况味。带着一个脾气大的宝宝,一次稍远一些的远足总有一些悬念,关于会不会在野外拉巴巴,会不会给蜜蜂叮,会不会哭的死去活来,之类,在我脑中萦绕。

康一路笙歌,玩具一件一件用舌头检阅。后来爸爸妈妈竟然在下高速的时候迷了方向,康嗅到车内气氛不对,他也坐累了,给安全带绑着动不了,于是看是恳求地看妈妈,要咧嘴哭,焦急地四周寻找救星,看到没有人有抱他起来的意思,开始大哭,立刻升级到警戒状态,哭的黄豆大的眼泪直往下流,汗湿衣衫。爸爸故作轻松,边看车边想把风凉话甩来,“康康,怎么这么兴奋呀!怎么这么高兴呀!” 外婆当然无此幽默心情,‘可怜可怜”地干着急。 二十分钟后康康已交了白旗,开始撇着嘴勉强睡去,我们却到了。抱他下来。

没有见过苹果树的人都会惊讶于果园苹果树的矮小。就两人高,却累累的果实。 随摘随吃。 有摘苹果用的长杆儿,末端有个布兜,看中树稍向阳红的一个可以用布套兜住,旋之即下。

apple

秋日至,万宝成。红苹果熟得早些,每株树下密密匝匝落了一地。连绵望去,幽静,平和。 黄苹果大都在枝桠上,很热闹地长着。

applepicking2在草地上铺垫子给康康换尿布,他趁我们不注意,反手抓了一把草和泥,照常例以迅雷的速度往嘴里塞,这回差不多入嘴了,给妈妈逮住。想当年焦大骂野架,给人嘴里塞草根马粪,康康竟然以焦大叔为偶像。

回来的路上康太乖了,一路睡回去,我们想他是在采取鸵鸟政策,先就放弃抵抗,躲起来了。

要妈妈抱

昨天下班回家,先上露台看见康康和公公婆婆正坐着玩,康看见爸爸妈妈显出有些纳闷的样子。他的世界里可能是一些奇怪的影象,一些熟悉的人,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现在妈妈爸爸突然在他睡了好几个觉吃了好几次奶后突然又出现了,康康是有些迷糊的吧。我们进屋去换衣服洗手,就听见本来玩儿得好好的康康开始焦急地大叫,婆婆抱他进屋来,他目光追着妈妈,就这样焦急地叫。赶紧擦干手去接过他来,抱香香软软的小人在怀里,他才安静下来,静静地在我怀里,然后开始高兴地转头去看爸爸,目光追着爸爸转。如果可以,我想永远陪着他,直到他不要妈妈了。女人结婚都不会失去自我,有了小孩倒是心甘情愿没有自我。现在上班了,他每天的变化我都没有看见,晚上洗澡看见康康都会翘着屁股一扭一扭往前爬了。躺着的时候会用脚跺吱吱叫的玩具小猪。

要是天晚了,出去散步,康只要妈妈抱了。连爸爸抱,他都咧嘴要哭。我们笑他这样挑人。

他现在发展出一阵奇怪的自娱方式,就是想驱魔者电影里那样的叫。我们说他是牛魔王附身。半夜这样从喉咙里闷吼出来还真吓人。

这是爸爸最喜欢的康康的一张照片。放在页面上,每次看电脑都看见那滴口水要流下来。

kang

雾夜

昨夜阿强老夫聊发少年狂,夜幕降临后见起雾,说想去湖边看雾。于是一家人踢踏出门去湖边。妈妈没给康康戴帽穿袜,夜有些凉,被婆婆好一通数落。一路上是昏黄的街灯,康康裹在小被子里,窝在妈妈的怀里,东张西望这与常不同的黄昏。康最近发展出一种奇怪的姿势,妈妈抱着他就势站起里,脚蹬着妈妈的肚子,手抵着妈妈的臂膀,像一张拉起的弓一样把身体往离妈妈最远的地方拉开,然后这样神奇地看妈妈。妈妈又好气又好笑,揽着他的背。有时候他还用食指拇指照准妈妈的手臂捏,见妈妈痛得大骂他,就乐不可支地笑了。

湖边夜凉如水。雾近水边变浓,几米外人就是个影子了。公公赤脚往沙滩跑去,倒恢复了几分年轻的身姿。妈妈和婆婆抱着康康坐在长椅上,看他们。 强给我们照像,后面才发现雾里的照片有油画般的质地,婆婆有一张沙滩和白杨树做背景的照片像革命年代的宣传画。雾夜的照片都有些诡异的感觉。树影中路灯洒下来,我们的身影留在照片里,看着有些触动。

 foggy-night

周六和爸爸妈妈去逛农贸市场,顺便看了植物园,头一次在这边闻到了桂花的香味,寻香找到了桂树,小黄米的花,是久违了的。想起中学校园里那株大桂树。想起老师折极大的一枝插在水瓶中,放在讲台上。想起那些家乡的东西,秋日桂花飘香,夏日踩水渡河去摘茶泡,春日摘蒿草做蒿叶粑粑,在三月三用菂菂菜煮鸡蛋。

《幽梦影》说,读经宜冬,其神专也。喜欢这些漂亮的文字,喜欢与此相关的想像与态度。喜欢能超出。

Coreopsis 线叶金鸡菊Elfin gold矢车菊, 才知道,今年种的两种花是这个名字。因为没经验,选这样的话做露台挂盆中的花,结果疯长如灌木,摇摇欲坠,邻居家中小匍匐的花类,婉约好看,只我们家如小树林般。

中秋

公公婆婆来了!康康见着年轻漂亮的阿姨总是主动向人家笑,见着满脸沧桑的外公外婆认生得哭了,看看就哭,再看看再哭。第二天慢慢让抱了,脸上是谨慎的表情,时不时转头向妈妈转头查看一下。婆婆很会带了,跟他拍小手唱歌,敲门响,他一会儿就玩儿高兴了。

中秋节做了一些菜,跟一个小同学和公公婆婆过节。康坐在桌子头自己的木椅子里,面前一堆玩具,他东啃西啃,把玩具一件件提起来,以迅雷的速度扔到地上去,看大家照相干杯,他也楞楞地,嘻嘻笑起来。小孩子真的懂大人的心情,有时候生他的气忍不住大声骂他,他会伤心极了地哭。上次爸爸妈妈去农民市场高价买了不少所谓有机的苹果,结果酸得匪夷所思,两人一边龇牙咧嘴地吃一边猛笑,康看看爸爸,看看妈妈,满脸怔忡,猛地一下他也嗬嗬地笑,笑不到半秒猛刹车,再看我们笑不笑,像得到认可了似的,又接着呵呵地笑。真是个可爱的傻孩子。

昨天他好高兴,做出了各种快乐的神气和笑声。

外公外婆就要来了!

这几天开学了,比较忙,每天在学校的时候都达到水米不进了,连上厕所都觉得没时间,想赶紧都弄完回家跟宝宝玩儿。唯一闲的是在去学校的地铁上。清晨出发,一个小时左右到,因为是夏秋交替,女人们都有最潮最美的衣服和还算轻闲的夏日心情的尾巴,地铁驶进每一个站台,拥挤等车的人们次第抬起头来,目光下意识地看着车窗里的人,车窗里的人也这样看一眼这些萍水的过客。有一身黑色短大衣系铁灰色围巾,履鹅黄平底便鞋,很亮。也有今秋很时的长毛衣外套系别致的宽皮带。很想去扫街,有康康了已经很久没有捡白菜了。

昨天他玩得很高兴,爸爸说要不去学校接妈妈吧。开车出发时,康还很兴奋,以为要去一个有趣的地方。结果碰上堵车,40分钟在马达声中原地不动后,康觉得大事不妙,开始嚎啕大哭。以往这时都有妈妈玩游戏对付,这次妈妈只有在电话里跟爸爸干着急。爸爸想办法挤下了高速,在康康的控诉声中咬着牙开到了家,康康已经哭得眼泪四溅,嗓子都哑了。然后开了浴盆洗澡,他又高兴得不得了。

晚上可能有点儿冷,叫着醒了,把他抱在大床上睡爸爸妈妈中间。妈妈握着他的小手,他在睡梦中竟嗬嗬地笑了。

早上他又很早醒,鸭子拍水一般猛打床。左翻右翻摸爸爸妈妈的脸。疲倦的俺俩叹气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