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肉褶子

蜜唧唧,

今天是四月份看医生的时候。出门前,因为你不开心的样子, 爸爸遂抱着你坐在地板上听Habib Koite。吉他声想起,你咧嘴笑了,兴奋地手舞足蹈,哈喇子流下来。爸爸比你更高兴,因为以后可以和你一起听他自己喜欢的音乐,不用再听‘泥娃娃’了。 然后,该出门的时候了,放你入车座,你嘴一扁,大哭起来,妈妈就不停地和你说话,你看着妈妈,想一想·,哭一哭,又想一想,终于决定不哭了,扁着眉头睡起来。

脱光溜溜的你在磅秤上以为妈妈和一个阿姨在和你玩儿,于是你像泥鳅一样扭,满眼都是期待。妈妈摁着你的头,阿姨拉着你的腿,你觉得大事不妙,委屈地哭了,眼泪大滴流下来。身高体重过后,过来个面容严肃的阿姨拿着听筒在你前胸后背凉凉地按来按去,你竟然冲她笑起来。 说你的左腿肉折子多过右腿的,有可能骨盆歪,要去做超声波。妈妈爸爸的心紧起来。

四针疫苗,你大哭,脸通红,小小的扁桃体颤抖。可好,一抱在怀里你就安静下来,小声抽泣。

约到下午做超声波,你躺在偌大的病床上,紧抓住爸妈的手。我们啊咕啊咕地和你说话,你有些疑惑,一会儿笑,一会儿回头有些不安地看床边的的护士阿姨,不知道是不是要大哭起来。你被侧躺着,妈妈紧曲着你的腿,护士阿姨给你抹上凉凉的东西。你睡了起来,侧着身,皱着眉。因为你那么可爱的样子,护士阿姨竟然叫别的护士来看你,好像你是个可爱的小动物。你依着爸爸的怀,毫无芥蒂地睡了。

堂吉诃德

宝宝,你现在睡着了。小手臂轻松地敞开在身侧,团团的脸平静安和。你很小的时候,睡不安稳,常在梦中用小手向空中击打挥舞,爸爸说,你是小堂吉诃德,在和无形的巨人作战。我想你做一个勇敢的孩子,能够忍受孤独与欺骗,能够在生之苦闷中寻找快乐。
昨天爸爸给你放Django Reinhardt, 你特别喜欢,‘呜呜’地叫着,蹦了好久。带你出去散步时,你总是特别安静,小眼睛睁大大地,看着四周。尤其喜欢看房子。进了店里,你会冲着空气打招呼,‘阿唔!’这样子。

小龙虾

亲爱的康,

昨天你和爸爸坐在地板上,爸爸把你放在他的盘起的膝盖上,你的头刚好靠在他胸口,在胸和腰间,你缩成小小的一团,很惬意。爸爸说,你是剥了壳的小龙虾。

半夜吃奶娃娃

心爱的小蜜唧,

妈妈有些气鼓鼓地出门,都没有好好看你一眼。临别时觉得你的眼神恋恋地,此刻看着电脑中你的照片,想着你可爱的黑眼睛。

半夜你准两个小时大叫起来要抱要吃奶,有时候准到分针。爸爸妈妈抱着你,苦笑不得,看你吃过后甜甜睡去。爸爸有时跟你玩儿,用手抵着你的小脚丫,你就用力地用脚掌推,爸爸看着你对你说,‘他好厉害哦。”

你最喜欢洗澡。坐在澡盆里,神情似乎比平时都要静默些,攥着小拳头在胸口,睁大了眼睛,静静地听水响,爸爸用小勺将水不断洒在你的身上,妈妈揉着你的小身体,小脚丫,你是不是地打个打哈欠。有时候你把两条胖胖的腿顺着光滑的澡盆边滑上去,身子像小虾米一样窝着,给自己弄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泡在水里。很舒服的时候,妈妈爸爸总是把你从水里捞出来,穿衣服,你楞了一下,看看妈妈,就大声哭了起来。妈妈抱着你,说,康康还没有洗够哦。

你的哭,你的笑,总是那么的率性。妈妈希望有你一般的心。

会说话的小娃娃

我心爱的小蜜唧,

昨晚你隔一个小时就哇哇就叫一次,夜深人静时你那汽笛般的调皮叫声让爸爸妈妈从梦中惊醒,跌跌撞撞地去你的小床安抚你,你却哭起来,哇呀,哇呀,闭着眼睛,扁着小脸。有时候爸爸气得狠狠地学你哭,学给毫不在乎的你听。你却在他怀里扭啊扭,扭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仍旧闭着眼,咧嘴笑了。爸爸拿你没有办法,用手指点着你,说,你呀你。

奶奶喜欢用第一人称跟你说话,比如,你在踢打玩具的时候,你趴着头抬高高的时候,奶奶会说,“你看我咯!你看我咯!” 让全家人来看了不起的你。当你趴得口水流,没有办法只能哇哇叫的时候,奶奶会说,‘我累了!妈妈,我累了。” 然后把你轻轻一推,你就翻过身来,惊奇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的小世界。

爸爸呢,却喜欢用第三人称来跟你说话。洗澡前,你光着小身子,像泥鳅一样扭来扭去,爸爸喜欢用大而粗糙的手摸你的小肚子,总是说, “有人要摸他的肚子了! 有人要摸他的肚子了。”

爸爸说你是小金针菇。

你会用很可怜的声调和表情,哇哇地叫,诱大家去抱你。虽然你还不会说话,可是你会假假地哭,有好多种抑扬转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