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夜

昨夜阿强老夫聊发少年狂,夜幕降临后见起雾,说想去湖边看雾。于是一家人踢踏出门去湖边。妈妈没给康康戴帽穿袜,夜有些凉,被婆婆好一通数落。一路上是昏黄的街灯,康康裹在小被子里,窝在妈妈的怀里,东张西望这与常不同的黄昏。康最近发展出一种奇怪的姿势,妈妈抱着他就势站起里,脚蹬着妈妈的肚子,手抵着妈妈的臂膀,像一张拉起的弓一样把身体往离妈妈最远的地方拉开,然后这样神奇地看妈妈。妈妈又好气又好笑,揽着他的背。有时候他还用食指拇指照准妈妈的手臂捏,见妈妈痛得大骂他,就乐不可支地笑了。

湖边夜凉如水。雾近水边变浓,几米外人就是个影子了。公公赤脚往沙滩跑去,倒恢复了几分年轻的身姿。妈妈和婆婆抱着康康坐在长椅上,看他们。 强给我们照像,后面才发现雾里的照片有油画般的质地,婆婆有一张沙滩和白杨树做背景的照片像革命年代的宣传画。雾夜的照片都有些诡异的感觉。树影中路灯洒下来,我们的身影留在照片里,看着有些触动。

 foggy-night

周六和爸爸妈妈去逛农贸市场,顺便看了植物园,头一次在这边闻到了桂花的香味,寻香找到了桂树,小黄米的花,是久违了的。想起中学校园里那株大桂树。想起老师折极大的一枝插在水瓶中,放在讲台上。想起那些家乡的东西,秋日桂花飘香,夏日踩水渡河去摘茶泡,春日摘蒿草做蒿叶粑粑,在三月三用菂菂菜煮鸡蛋。

《幽梦影》说,读经宜冬,其神专也。喜欢这些漂亮的文字,喜欢与此相关的想像与态度。喜欢能超出。

Coreopsis 线叶金鸡菊Elfin gold矢车菊, 才知道,今年种的两种花是这个名字。因为没经验,选这样的话做露台挂盆中的花,结果疯长如灌木,摇摇欲坠,邻居家中小匍匐的花类,婉约好看,只我们家如小树林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