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愉快的睡眠

昨儿睡觉睡得太舒服了康康像春天的小树苗,攒足了劲儿地睡,呼呼地,肉嘟嘟的。 先是跟妈妈在床上疯,怎么也搞不睡他,无奈地看他用蛤蟆功四处在大床上扑腾,只得唤了爸爸来用他的催眠大法,不到五分钟康康头一歪就进入黑甜乡了。两个小时后好凄惨地哭起来,原来发现自己只剩下一个人了。爸爸哄呀哄,他也是伤心地抽泣,只得妈妈上阵宽慰,躺在妈妈的身边,笑笑笑,一翻白眼就睡着了。半夜还吃了一次奶,给他换尿不湿,他伸个懒腰把自己抻长了小半寸,满足地睡去。早上不像平时那样闭着眼睛乱叫,睡足了,自己醒来,温柔地用手摸妈妈的脸,妈妈迷迷糊糊地转头看他,他小小的人也迷迷糊糊看妈妈,然后就笑了。翻个身使劲地拍爸爸,跟爸爸总是野蛮地。 然后自己一骨碌翻去来,盘腿和小和尚似的坐着,两只小手直扑腾,说的话是,‘bababababababa.”

 

快满一岁的小娃娃,因为早产一个月,我们都当他是11个月的,因为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做一岁的小孩。还有很多要学的呢。 婆婆说,康康很能干的,会拍手,会叫爸爸妈妈。 我看他很滑稽,会在打了一个大喷嚏,呵了一个大哈欠,打了一个嗝的时候自己笑,觉得自己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