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六了

六六,好朋友。大学时会借了齐豫回去听,也是我喜欢的。现在已不听齐的英文歌的,觉得高越有余,圆浑不足,她翻唱的那些歌,如‘starry night’ ‘都已找到原唱,而她,像桥,对于流浪的人,过了这座桥,并无眷顾。

周日夜里,能在网上遇见朋友,很多做论文的焦灼,自然地散了。

夜已深,就不吵Q了吧,有时候,就想打电话给他,说,你是世界是最温柔的声音。其实,每次一打通电话,都有些无话可说的意思。他买下了四副面包树的画,我也很喜欢。尤其爱有小村落的那两张。

由六介绍看到了邓邓的空间,从文字中好像重新看见陌生,回到家乡却不认识的感觉。

昨天看神经侠侣,喜欢市井的喜与碎,普通人的骄傲,也喜欢这个喜的结尾。阿成说,‘有粥食粥,有饭食饭。’我来回看了好些遍,喜欢粤语的对话,尾音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