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者、科学家、演说家

这三者合一真是听众的享受。今天托Q的福去听到了罗伯森教授的讲座,2个小时,从骰子到赌场到大富翁游戏,和孩子们互动,把数学的用处升入浅出讲得有趣。喜欢他说的applied theoretical .. 这么个概念。从来理论和应用对立,或者应用是理论的猥琐简化版。但是,理论其实是对生活自然应用的分析理解,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像爱因斯坦、牛顿、费曼都是这样的吧,生活里的奇奇怪挂林林总总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能够用理论来解释,然后用于理论架构,这样的相辅相成方是大境界。

才会非常好玩儿。

教课也是如此,如果讲的是生活中的东西,又高于生活,则事出有因,言之有物,格物以致国,讲的人有心,听的人有意。

真希望有这样的自信,洒脱。

眼界宽阔的人,看到的是people, communication, analytics, questions.

所有的研究问题,都从回到实际问题开始。

今天Q说起毛的五不怕,“一不怕撤职,二不怕开除党籍,三不怕老婆离婚,四不怕坐牢,五不怕杀头。有了这五不怕的准备,就敢于实事求是,敢于坚持真理了。敢把皇帝拉下马。”  就像维根斯坦说的,一切的根源都是勇气。

十年一觉黄粱梦。醒过来。

如果我有超能力,是什么?我想我会十种以上的语言,如母语一般流利。但是做个多语言的人在呆在书房里,则是一点儿乐趣也无。流动性的盛宴人生,才能把语言的魅力放大。

他的讲座里让我觉得很有意思的: 他对事情的热情,对孩子和个人的尊重但有分寸,对问题清晰理解又能具象表达。经济头脑,社区服务精神,严谨活泼–这些其实是理想中社会的状态,理想中科学的态度。

他喜欢电脑,游戏,数学,历史。 有问题就能解决分析,放上音乐。说起用显微镜看实物。语言学也是如此,有了工具,就能想看显微镜下看实物。知道看什么,知道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