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

1月30日是强的生日。是个星期六。我们随康康爱火车的喜愿,搭火车去北郊叫 戈蓝可(glencoe). 的小镇玩儿。在康眼里,火车好像是个最好的朋友,为他而诞生的。火车离去,都会很伤心地伸手,大声委屈地说,“我的! 我的!” mine! mine! 对于火车把人从A 点载到B点这一功用不可明白,到家一站要下火车了就很气愤,觉得是妈妈故意和他为难。戈蓝可离芝加哥北边只有火车三四站地。在湖边而建,比较小而富饶。 火车都是穿过镇中心,所谓的镇中心在铁路边上,下站不久就是镇图书馆和一些小店面。往北走的铁路在丛林中穿过,想来夏日茵茵时,会别有滋味。 火车站旷无人迹,铁轨总高于两旁的房区,往远处延伸,总给人安宁以致远的感觉,像小时候记忆中溆浦的火车站,火车将带人穿过城镇,穿过原野,去远方,离家乡。给没有梦想的人以梦想。给游子一些希冀。

等火车才发现周末的火车要2个小时一趟。就去附近的 K兄弟咖啡馆小呆。 恰点再出来,康看见火车无比幸福。平时坐的是地铁,这次的是真正双层的火车,跟妈妈说, 是“大火车!”

到戈蓝可下,在路人推荐的”foodstuffs” 餐店吃午餐。是个小食品店,各种精致的餐点和酒水,自助。促销,卖酒赠开酒器,遂随喜。一瓶12圆的法国pinot noir, 一些海产沙拉,炸鸡。康以呼呼大睡,喜得我俩赶紧大嚼。没有小朋友的打扰,又不用付小费,这顿饭吃得俩人微醺微醺。

康自然醒,给他觅了些可吃之物,出到镇图书馆看儿童书。图书馆小而有古风。康康很乖地看完书放到架子上去。无奈认为东西自己碰过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即使放回去了,别人要拿走看,他就分外悲情。 后来干脆拉了一泡大的,带妈妈参观了厕所。

等回程的火车。车站有一百年的历史了。以前人设计用了很多木料,像一团长出来的大蘑菇。旁边有年久弃用的红色电话亭。

祝强的生日快乐,新一年有所感,有所得。  

天比较冷。

One thought on “火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