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烈日暴走

一篇打回来的文章一直在改。春季学期觉得没有时间,老在心里想怎么写,下很多的文献存着,标上 ”要读“的标签。每每哄自己,还有时间。

此去虽不经年,从一月到七月底,也半年过了。虽然现在有很多时间,却举步维艰。我还是每天完全只服侍它,喝很多的铁观音,看着屏幕发呆,来回翻屏,没有耐心。偶尔灵感闪现(或是良心发现?),写下几行字来,让一天的时光没算白磨掉。

还是在写。写到草肚皮了。眼看夏天就要过了。我还是这样,皮包里一个子儿也没有。未来还是让我担忧。

薄荷叶和红茶在暖杯里,到夜了兑一打杯的冰,激淋林地冰化掉一下半,就是很好的提神薄荷红茶。

可是,我已经好久没有熬夜了。每天都带康康睡觉,读很多书。这么一个两岁半的小孩,非常扭,只看火车的书。每天来回对同样六本书,读100遍,他才满足地说,一二三,给出关灯的信号。然后,要在黑暗中看月亮,让妈妈讲坐火车的故事,把他的日常生活编在故事里,比如一个小朋友上幼儿园,做火车,火车走了,小朋友哭,一会儿,火车又来了,小朋友笑,这样的故事。小朋友好骗啊,没有情节的,他却好像在听大片。常常我就很困很困了,他还不肯睡,就恶狠狠地骂他不听话,他就特委屈,“no, mommy!” 就又舍不得骂他了,继续在心里祈祷睡神的到来。等到他10点半一个翻身忽然卡机不动的时候,我也是全身瘫软,动不来哦了。在黑甜香后,是有一个清晨的到来。未来不能计划的吧,只是原谅自己,并尽力过的快乐。

早上一幕都像个轻喜剧:
要早早起床,好洗了澡给小娃子做饭,哄他吃饭,威逼利诱不让他玩小火车,利诱威慑给他穿衣服,连哄带骗洗脸刷牙,拿着两本火车的书许诺在车上读,才肯出门。有时候越忙他就越一直绕着妈妈的脚转悠,唐僧似的要bonnie rabbit 的饼干,一个苍蝇哼呀哼呀哼地,没完没了。

今天晚上试试能不能在康康睡后翻身起来,来个第二春,看看皎洁的月亮,在月光下写几行字。 

对了,浮生烈日暴走,就是今天做的比较雷的事情。强要早上班开会,家里没有牛奶了,我想就送了康康走回去,在whole foods买。带了50刀,要逆走一段,强说没关系,当锻炼身体。听信了怂恿,就去。一路上喝水听语音书,倒好不自在。后来,就是很雷的,购物变心态,50买到剩两毛钱,牛奶,土豆,红薯,啥重好像就捡啥买了,死沉死沉的两大包东西,肩扛不是,手提不是。烈日暴晒,我一路一路蹭啊,往回家路上走。一路上经过的思想斗争有:痛恨陈家强;觉得自己特傻,绿豆点眼界,照沉的东西卖;傻啊,咋不留两块钱做车呢,还是几块钱的时候又往上加了俩茄子,还欣欣自得,50元剩2毛,天才;认真考虑过要不要跟路人讨俩钱,人家不愿意就用西红柿换 (一定不能心软用牛奶换,可是康康每晚铁定要钦点的东东);要不就打电话叫强来接我?不过上班时间来回俩小时接我也太萌了点儿)–等等等等思考,不一而足。

最后还是小学课本中的红军过草地的文章从记忆中冒出来,给予精神支柱,就是看前面的每一棵,说那就是目的地,哄骗自己,终于挪到了家。一个半小时的烈日暴走完美结束。

回来煮了绿豆汤,喝了三杯冰镇绿豆汤,给康康做了绿豆小冰棒,准备了晚餐。才心稍稍平和了。杀人的心也没有了。

4 thoughts on “浮生烈日暴走

  1. 哈哈你太可爱了!一篇文章拖半年不算啥,我手头在写的一篇,还是生皮皮之前做的field work,其间要不是被皮爹催着弄了个grant proposal,就简直毫无建树。下周回国又写不了了。我继续磨洋工去了…

    • 一定要坚持磨下去,就磨成人生了–读完博的人都没有脾气,就是好这磨洋工弄的,猥琐了不算,还找到了人生目标。共勉啊。

    • 后来我想想,一个半小时真不多啊。就是肩膀上都是压痕,给强说像拉去昌平当苦力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