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25

 

深夜,做活儿实在做不下去的时候,放谭校长的94年演唱会。在电脑屏幕一角放着。看他一如既往的白衬衫花马甲卷头发,唱得汗流,满场跑。说穷则变变则通,没有什么过去去的。后来,他做歌者恋歌浓情30年演唱会时也是喜欢这样衬衫马甲背心的造型,也是满场跑,不过胖了很多,流好多汗。唱更多英文歌。多少年前的世界杯,是他唱的粤语版主题曲《to be #1》。

94年,我们18岁。懒鞋,萝卜裤。羡慕会打桌球的男生女生。抄下歌词,反复地唱。想像着毕业时会和朋友们一起在水边唱《朋友》。现在再看,觉得自己从前真是很喜欢很喜欢谭校长,喜欢他所有的粤语歌,真承得起洒脱。喜欢粤语里的鼻音。每一首歌都连着一种光影和心境,熟悉的旋律响起时,知道字句是什么,只是在心里回旋,没了高歌的冲动,却是想说,希望我们都好,希望每个内地小城镇长大的孩子都记着着打动心的回忆。

天边一颗小星星 海边一颗小星星
或睡或现闪烁不停
似要悄悄告诉这世界
现实实在是幻象你要看始终看不清

(其实,真正应景的歌是那首 “狂呼我空虚,空虚,怒骂是他不对!”然后谭校长说,“再来点儿劲的吧?再劲一点??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