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假

一个星期的春假,天气回到冬天,烟囱和窗户摇摇做冻响。灰色的天。所向往的一个无忧无虑的春假永远是下一个。每天无非是东看西看,网上挖几个洞,做几个菜,把一堆该做的事列成一个一个漂亮的单子,却没有心情做起来。 一下子又是周四了。

做了几个菜,买了一把水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