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惶惶你去哪里

这样问自己。周一,雄心壮志,不到两点就灰心了,急急往家里赶,一块遮雨遮阳的屋顶,一些可坐下来伸腿腆肚的垫子。

今日立春,阿拉伯人的春节。国内的春却早过了。节气歌忘记大半,但记得读起来琅琅上口,每个字一个印象,如惊蛰,春分。虫草萌动,春服画眉。和妈妈包粽子,包好的挂在红板凳的耳朵上,一串铃铛。和妈妈灌香肠,最喜欢扎针放气,或是给蒸饺子的屉笼抹油,或是用针挑做酒酿余下的竹盖中的糯米,给门前汽油桶里熏的腊肉加橘皮,用铁雷钵擂炒脆的辣子。想念时,是这样安慰的画面,给妈妈打下手的时候,很快乐。

66说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郁郁的样子。我说,是的。也没什么原因。就象写下这些文字,也并不能改变生命并不能为亲人爱人带来幸福。更不用说自己。

唯有看些书,写些字,不谓书累人,人自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