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康的terrible twos

前些天康康非常闹,每天早上起来只看见爸爸,不看见妈妈,就气得不行,要使劲地把爸爸退下床,然后自己哭天抢地地滚下床,跑出门去,满房子地找妈妈,看到妈妈了,甚至当妈妈在上大号的时候,也要妈妈抱他,不然就坐在地上闻臭气等妈妈。 有时候妈妈就让他干个活儿啥的,让他把药棉球从一个袋子里装到一个杯子里,干完了,夸他一下。 就高兴一下。结果到了吃早饭的时候,给他做了小玉米蛋糕,特地放了苹果丝,所以比平常的蛋糕软,他手指用力不均匀,拿捏不住,裂了几个地方,就哇地哭起来,痛诉着, “broken! broken!” 好像妈妈故意跟他为难一样, 气死了,把蛋糕捏个粉碎,更加歇斯底里地哭。 还有一次,做了个鸡蛋煎饼,他要吃了,就一定要妈妈“开!”,还使劲做用手开的手势,妈妈直跟他说,这个饼饼就这样吃,怎么开呀? 开哪里呢?” 就是不听,还是要妈妈开饼饼,最后以歇斯底里的哭告终。 这些时候我们一般就忍住气,不理他,他一会儿好了,就抽答答地来找妈妈,也不肯说对不起,也不走,就粘着妈妈,伸出两只小手要抱,隔一会儿妈妈问他,刚才谁哇哇哇呀?他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说“Baby 哇哇哇。”

在幼儿园,小朋友可能也互相掂量自己能欺负别人到什么程度,总有要找康康茬的,康康回来表演,说 “henry—” 然后猛抓自己的脸,意思是说henry是这样抓我的。然后, ‘Jordan—” 然后猛打自己的下巴,意思是Jordan是这样打的。然后, “lukie luke, push!” 说的是luke 推他了。 真不知道这幼儿园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星期一送他去幼儿园,哭得好厉害,下午去接他又好一些。 到了周二就很愿意上幼儿园了。 老师说,他也欺负别人的,只是从来没有回家里跟爸爸妈妈说过,老是显得自己最受别人欺负似的。

其实,总体还是个很乖很聪明的小孩子。 会从一数到十三,会唱字母表歌了,喜欢所有的垃圾车,看到黄色的校车都要认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