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康的康

累的时候,写几句蜜唧。他沉沉地睡了。这个夏天过得特别快,特别开心,因为康康和我们在一起了。有时候我会忘了他还是一个极短小极懵懂的小生物,他是那么爱锁着眉头看东看西,好像很懂得世事却不置可否似的。要是他任性了,就觉得他是故意的,就生他的气,想想自己多好笑,因为小人儿还有几天才满五个月呢。

因为每天都是妈妈陪着,康的目光好像说,妈妈可以忽略不计的。目光掠过妈妈,看树看花看路人。妈妈使劲地喊,‘康康,看妈妈,看妈妈!’ 甚至把头挤到康面前强要他看一下妈妈,他左顾右盼旁若无人。等爸爸回来了,给爸爸抱,小坏蛋又盯着妈妈看。最稀罕听妈妈像大人那样说话,和邻居聊天,打电话等等,康都盯着妈妈,听得仔细,使劲地笑。

康最近有些想翻身了,扭来扭去。先侧身,扭腰,再把大腿撂过去,可是手还不会掌握技巧,就是翻不过去,像个球一样又滚回原地。他大叫一声,继续同样的一套动作,失败,再大叫一声,再重复,连着能做好多次,直到某一次头埋住,手又撑不着,就大哭,哀求妈妈搭救。想想,小孩子有好多给大人的启示,比如这样心无城府不问收获地锲而不舍,比如想吃就眼泪汪汪地哭,困了就跟谁都生气,不爱理谁就不理谁,爱理谁就扎扎实实盯到人发毛–这样的魏晋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