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宝宝

因为他今年生的,这两天应景且唤他做奥运宝宝。他自然还是那副唯我独尊的表情,不置可否。昨天晚携着宝宝,买了菜,打了外卖,一家三口席地看奥运。他看着妙不可言的屏幕,呵呵有声,像个纤夫。一会儿累了,哭了,吃了,爸爸妈妈连电视屏幕都不舍得离开,没给他洗澡,臭哄哄地带着奶酸丢他睡了。今天请朋友烧烤,又是一番忙碌。康跟着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吃会儿睡会儿,让小姐姐们亲会儿,这个阿姨那个叔叔轮番抱会儿,看着这个瞧那个,弄得他五迷三道地。又去了湖边,阳光好,爸爸抱他站在其腰的水里,扛他在肩上。他在很高的地方俯视远视,没有出声,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想着什么。

viewing

曲终人散后,他才回过神来,开始用前所未有的尖锐嗓音歌唱,扑腾双手敲自己的肚皮,挑衅地看着爸爸妈妈,要求玩儿。一顿奶以后睡意把他整个儿席卷了。他侧着身睡着,像这一天的一个小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