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

春了还这么冷。真要发走咒语。

想起一个朋友喜欢唐寅,就在网上搜索出他的诗文全集。不是喜欢而是认同的感觉。文字虽然是明代,却很有些后现代的味道。‘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看得我咂舌,这样小资的话,他算是鼻祖。文字中自我调侃居多,说一家六口,别人买水田,他卖画中水田,我想他的夫人必极通达温善的。我与Q有过很困难的时候,经济困顿中能相安如饴,我都做不到。

早起非常想上虎网买红楼梦和新扎师兄的剧集。折腾了半天,仍没下刀。整天辖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