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酵

有时候会想吃发酵的东西,酸面包、酸萝卜、米酒醪糟、酸豆角、水豆豉、酸辣子鸡杂,甚至想起久远的其实只吃过一次的坛子肉,玉米酢。我十多岁,妈妈四十多岁,正是我此时的年纪,勤劳地在厨房里实验新的味道。我这些潜伏的味蕾记忆,在阴雨天一个人面对一张大桌子,想念着。

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最近做米酒,酒曲不好了吧,做了只有酸味,但是有米香。过滤了可以做菜用。买了很辣的泰国小尖椒,做成剁辣子,放了豆豉,也满有味道,就是很辣很胀气。买了很多书, 让普通的日子,有节日的气氛,一个个彩色的包裹雨天抵达,满地希望。

情绪发酵起来,需要出口。

看日语能慢慢完全看懂。两个进步的过程:1)用频率字典记单词。一定要单词顺口成章。2)用喜欢的书或者网站做延伸阅读,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读懂。看的是津端夫妇的记录,看做青梅酱油的食谱,有大部分看懂了。

昨天帮kk做他的埃及项目。小家伙耐得住,大人熬不住。用地图做背景是个挺不错的注意。但是我们都没有夸他。

QQ说,不要给自己贴标签。是啊。只是。我是相信实力的。看不到自己的实力。 应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