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芝加哥 (3): 开学前静寂的校园

理想中的夏日就是这样的。白花花的日光。树荫深深,庭院深深。不知何处去的幽径。静的。深几许。有狗有猫有小动物。有小孩子。 有小孩子在欢笑。

其实这个夏天我是很开心的。很开心。每天孩子睡到自然醒。来床边和妈妈再赖会儿床。拿着小熊猫说些傻话。计划一下一天的活动。起来在家里或者随意找地方吃早餐。

周三,外面都是静的。因为学生们都还没有开学,小学中学也是紧闭的。只有学校大门前面的花园,树荫,水泥凳子,可以来,可以停留,可以路过。

说陪了妈妈去买玫瑰苗子,康康骑着车出发。我们一路走,一路说昨晚各自做的梦。因为是看了John Wayne 的Long Trail 吗?康康说他在梦里晕过去了。 我说我的梦像个电影,看到醒过来。

我总是看到过马路担心他骑自行车会摔倒,过去拉住他。他说,妈妈,我知道了,我是大人了,你不用一遍一遍说同样的话。其实,他爸爸也是。都是独立的人了。我还一遍一遍说着同样的话。像个放心不下的祥林嫂。

在Nicholas Senn High School 停留一会儿,我说这是个像迷宫一样的地方。其实是几条交错的水泥小径,难得的天然的风景。古老的东西总是美的,这个高中是1913年一位军医筹钱建立的。自己做老师,学校也是以他命名。 现有海军预备军培训,艺术系,和国际本科。 据说也做职业培训,高中毕业几个年纪会和本地商家合作培训职员。 还有二外教学。 1000多个学生,80个老师。 92% 的学生是少数民族。

校长是一个像希拉里一样刚毅的金发女人。2010年上台是她是副校长,同一年已经换了三任校长,谁都坐不稳,她倒是坐稳了,成绩斐然。把排名末尾的这间学校硬是拉上了新闻和排名的头条。从前人人据说听说是Senn这个高中就闻虎色变,学生公开骂老师,在附近车站买毒品。她上台后,“严打”,违纪的学生立刻停学。且推动国际学位和艺术系,很可观的引入新生源。三年后学校排名攀升,毕业率达到百分之七十。 还有很多很多的玫瑰色故事。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她还在媒体上出现,铁娘子,黑裙黄外套。精干。

芝加哥的教育界水到底有多深呢?芝加哥太阳报七月份报道,七月这个牛校长苏珊洛普登给被迫停职后辞职,据说是被举报,调查中。据说是招生舞弊。故意降低智障生的考试分数,将他们挡于门外。 倾向于艺术生和国际学生,追求数据。这背后是什么样的决策过程?什么样的高压? 如此强悍的人,如此能干的人,如此有业绩的人–职业,作为,和良心之间真的只能取舍?还是替罪之羊?一个学校走上上坡路很不容易。其中的代价,变成历史。

历史,真是我望而生畏的东西。

继续前行,在M. Henry吃了甜点,喝咖啡。他两岁的时候也是在同一个位置同一张椅子上照过相。

在花店了本来是要买玫瑰种,完成一个夙愿。没想到跟花农一番讨论,说不适宜室内中,只好空手而回。

一路上,我们说,这真是个最长的徒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