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

看到贵州病人在火车上被绑致死的报道很难过。小小的人,和病人,残障人,都没有能力捍卫自己,照顾自己,从社会到个人都应该有起码的知识,起码的尊重,起码的维护弱势人群的意识和行为。我们这些所谓正常的人,总拿自己做准绳,要异类的人屈从屈服,不惜牺牲他们的自我尊严甚至生命。 看着康,看他有那么多无法表达的意愿,大人要常常因为自己的需要而限制他。他的目光表达,他的焦急的呼声,我们懂多少,想去懂多少?还有忻忻,外公外婆想她的时候眼泪流。 别人上小学了她还是要重复幼儿园,幼儿园走形式主义给她也发了毕业证书。忻忻跟公公说要把自己的毕业证书送给公公,要公公早点回家。 她总是自说自话,有自己的小小的世界,我希望那里都是美和快乐。只是,她注定要长大,大人注定要变老。陪你照顾你一辈子,是一个承诺,一个时间无法兑现的承诺。

面对自己不懂的的表达方式,耐心地去懂。面对自己不熟悉的生活方式,耐心去学习。一切都有通途,只是不是你自己惯走的那一条。我没有能力和无私来尽将我的生命与事业来保护他们,我不过也是一个po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