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杂记

夏天倏至,因为绿色叶子大大地在风里摇,马路上白花花格外吵,香车美女比较多,咖啡屋外的座位上读闲书的人。
康康这个星期忽然就不哭学校了。放下地,满屋的小孩,他就坐下来看人,不哭,看见妈妈啊要走嘴角下撇一下,眼睛急一下,妈妈忽然就不见了,其实是躲在屋子外看他。他乖乖地坐在老师附近,娃娃们在转套乱爬哭闹摔东西,他雷打不动守在老师身边。以前婆婆在带他的时候说他是比较谨慎的,东西粗的不敢随便往下咽,要拿出来给婆婆看看,放他下澡盆会死死拽住大人的衣领。 刚来幼儿园不适应时也是,老师说他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老师给换尿布的台子和水池之间的地板上,那儿是老师来往频繁小孩子少闹的地方,他常常就呆在那儿跪着哭。好几次我去见他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委屈着。
后来好了,接他的时候他在玩玩具或者神奇的站着。 现在天气好了,他常常在外面的游乐场里和小朋友玩滑梯。 昨天去接他,先是见老师对着滑梯的一个角落笑,然后就看见康康坐在那个角落里跟老师拍手,看见妈妈了要哭,急着就要从滑梯上滚下来,临下来前又想了想换了个屁股朝下的姿势稳稳地滑下来,临软着陆的时候趔趄了一下。 给妈妈抱着了,小小的人脸儿晒得通红。

吴良镛,梁思成,金岳霖,林徽因,可能也是平常人,但是没有网络的时代,人专心很多。那时服装也很漂亮得体。 看吴良镛先生设计的紫花胡同,如放大的四合院,白墙青瓦,极典雅,终不抵居民要隐私小家庭的愿望,楼给改得面目全非。终究是传统艺术重要,还是普通俗愿重要,没什么可讨论的。只不过个人要个完整的哲学,并坚持。

偶尔也里会有坠落的感觉,在黑夜里无边的。康康的哭会如雨伞把把人一把拽会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桃花源。

说“无声画,有声诗” 那日在湖边体会过。